荒外

吃拆不吃逆,别问为什么【。

© 荒外 | Powered by LOFTER

【FZ】【黑白雁夜】自我拯救(1)

说明:
雁夜水仙注意
别的没了,这篇不甜(大概)
以上,如能接受请下翻。

【FZ】【黑白雁夜】自我拯救(1)

外面的纸门被拉开了,原本朦胧不清的光被掀开,午后——大约是午后吧——暖色的光漫进了小室,深褐色的木地板被柔软的色调填满了缝隙,木纹被描摹得清晰异常,散发出干燥的甜味,而后,在光的中间,他看见一个瘦削的阴影投在眼前的地板上。

那不是他的敌人,他这样想着。他的敌人,大多有着高大的身材,不,最为干瘪而瘦小的那个才是危险之至,而在那些敌人之中,即使身形并不如何高大的,也往往手持武器,又或者对于他来说,敌人的手中无论掌握着何等事物,都可以在指向他的一瞬间变成致命的武器。

他太脆弱了,即使是他自己,这个脆弱的个体本身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而这个阴影,一只手搁在刚刚被拉开的纸门上,另一只手……另一只手?

他正推测着那只手的去向,却发现那只手已经伸到了自己面前。他抬起头,看见一个普通的笑容,逆着午后的光,展露在擦了一条边缘模糊的明暗分界线的阴影中。

他下意识地挥开了那只手,于是那个笑容缓慢地变成了无奈的样子,倒叫他有些于心不忍。

那是张很普通的脸,毫无规律性四处乱翘的黑头发,略有些长的刘海,眼睛是再普通不过的深褐色,虽然表情变了,但从嘴角的弧度上依然能看出友好的意味,而下颌角的轮廓被皮肤包裹住却依然棱角分明,脖颈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脂肪,如果要说这个普通的人有哪里配合不了普通这个词,那就只能是——太瘦了。

但,其实也还好,他也没什么资格贬低对方的体格,他知道,自己也许看起来比对方更加瘦弱——普通倒是没有了,可是普通又不算什么不好的事情。

他曾经多么希望成为普通的人……他甚至真的做到过。

然后,然后呢?

他恶狠狠地闭上眼,又恶狠狠地睁开,在闭眼之后血色暗红的世界里似乎还有虫子在蠕动。

不过那个人看起来并不打算继续让他自怨自艾下去了。

“……能站起来吗?”

他没有回答对方,但他知道自己是站不起来的,又或者说,即使能够,那也需要耗费他很大的力量。

还没有到晚上的话,还没有到战争继续的时间的话,能不能让他再,保持着这个姿势卧在阴冷的房间里聊以喘息一会儿呢?

“……唉。”

那人毫不掩饰地叹息了一声,走上前,不由分说把两只手分别搁在他的两侧腋下,他不由得嗤笑一声,早已失去知觉的身体可不会给幼稚的游戏手段增添丝毫的乐趣。

出乎他意料的事情是,那人十分费力地,把他从蜷缩的姿态变成了坐姿——而不是意图使他发出生理上产生的笑声。

不过会想到那种事情的他自己也是太……肤浅了?虽然他也不知道这个人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你看,那边。”那人指了一个方向,是房间的外面,他看过去,一个庭院,草木的气息在阳光下发酵出美好的色彩,还有几个人,神色都很快乐。

有长发的,短发的,男的,女的,年轻的,年长的,大家的头发和脸颊都是健康的颜色。

“很好吧?”

“嗯……很好。”

那人坐了下来,就坐在他旁边,并不是如何端正的坐姿,一半是和式的严谨,一半是美式的不羁,可偏偏穿的既不是和服也不是夹克,只是一件对这人来说有些偏大的帽衫,帽子挂在身后,像一个大大的口袋。

“那你……”

那人没来得及说完,乱翘的黑发和平凡至极的笑容连同未能完整的句子一起被突如其来的狂风卷走了。

“等等!你是谁——”他惊惶地伸出手去,试图抓住那人帽衫的衣角,却未能如愿,只捏住了一片被狂风吹起的叶子。

风停的时候,他眼前只有阴暗的房间,没有庭院,没有纸门,没有午后的光,只有夜晚无声地向他投下邀约,身下冰冷的石质地板似乎有自主意识似的硌着他的肋骨,他看见自己枯白的头发无力地垂落下来,落到视野的最左侧,便看不见了。

他想,他醒了。

那是梦,而他的手还握着那片梦里的叶子。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