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外

吃拆不吃逆,别问为什么【。

© 荒外 | Powered by LOFTER

【FATE】【旧剑旧枪/弓枪】Dancing with you(2)

【FATE】【旧剑旧枪/弓枪】Dancing with you in the unbelievable world
●超绝のOOC注意
●本章无弓枪情节

(2)

        在学院里有很多出名的人物,例如从来都不去上课却从来没挂过科的吉尔伽美什,例如一天换八个男朋友的尤瑞艾莉,例如每次出场都自带大量远程异性人形挂件的迪卢木多。

        Prototype和他的哥哥们在学院里也颇为出名,不过,范围仅限于选修了卢恩符文课程的学生。

        卢恩符文课程的教授名为斯卡哈,同时也是学院的枪术教习之一,在恶魔教授榜和最想和TA恋爱教授榜上都有不错的名次,以严厉的教学风格出名,直接导致卢恩符文课的课堂获得了死之国的称号——“你不知道吗,卢恩符文那门课里面只有已经死过的学生,和正准备去死的学生啊。”

        阿尔托莉雅一边保持着优雅的姿态一边以极其可怖的速度扫荡着她的午餐,同时对她的兄长大人报以担忧的情绪。

        “如果是斯卡哈教授的课,哥哥,你也许会变成比松鼠还弱的存在噢。”

        “松鼠吗……?”

        “对啊,”阿尔托莉雅正在与最后一块牛排进行殊死搏斗,“连助教都可以随便欺负的那种松鼠噢。”

        亚瑟看了看那块防御力异常之高的牛排,又看了看自己攻击力极强的妹妹,思虑了两秒。

        “她的助教是谁?”

        “请稍等一下,Exc……真是贪生怕死之辈,”阿尔托莉雅对着乖乖分成八块的牛排发表了自己对其品格的见解,而全然不顾差点就被用来切割食物的誓约胜利之剑的想法,接着一边嚼着牛排一边回答自己兄长的问题,“斯卡哈教授有三位助教,不过现在只有两位还在担任助教的职位了。”

        ……卢恩符文是需要那么多助教的课程吗,亚瑟觉得自己对这门课的认知受到了冲击。

        阿尔托莉雅咽下了那块历经磨难的黑胡椒酱牛排,继续刚才的发言:“之前的三位助教,一位负责作业校验,校验不通过就会被要求实战操作,一位负责实战演习,演习不通过也会被要求实战操作,一位负责实战操作,现在负责实战操作的那一位已经不担任助教席了……不过据说会有新的助教来承担这一任务。”

        “所以实战操作和实战演习有什么区别……那斯卡哈教授是只负责课上内容吗?”

        “嗯,不过即使如此,斯卡哈教授也是非常严格的一位教授——比起梅林来说也不逊色呢,哥哥你还是小心为妙。”

        “好,我大概知道了,”亚瑟叹了口气,不知道究竟是为了自己选课的眼光而悲哀,还是为了别的什么东西而叹息,“不过这些你都是从哪里听来的,我记得你没有选过这门课——吉尔伽美什说的?”

        “怎么会,所有人都知道他从来不去上课,”阿尔托莉雅拿起纸巾优雅地擦了擦嘴角残余的酱料,“是迪卢木多说的,看在那个英雄王替他引走了一部分灾祸的份上。”

        “迪卢木多有选这门课?”亚瑟觉得他并不太像是会学习符文魔术的人。

        “他和斯卡哈教授的助教稍微有点关系,所以知道得清楚些。”

        相比起吉尔伽美什,亚瑟觉得迪卢木多确实更加稳重一些,但迪卢木多也有一个不算太严重的毛病。

        他总是喜欢把一切都说得稍微有些夸张,是稍微,而且往往是在好的那一方面。

        斯卡哈教授是一位非常严格的教授没错,但是对于一向是个好学生的亚瑟来说,比严格更加糟糕的是这位教授讲课风格的另一特点……

        “所以,只有战斗才能体现出你们的智慧,战斗,战斗吧,这就是凯尔特流!”

        斯卡哈仿佛在进行什么战前动员似的发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说,震得整个教室都泛起了一股子杀气。而旁边站着的三个助教的表情却没什么特别的变化,都是一副“真是意料之中”的神态。

        ……等等,三个?

        这时候三个助教中穿着短斗篷的那位走上前来,开始接着斯卡哈讲话。

        “好了,差不多也快下课了——虽然不喜欢拖堂,不过鉴于有一些新来的同学还没清楚状况,还是由我来介绍一下——以及,虽然不是第一回,老师,上符文课其实不用带枪的。”

        你旁边那两个不也是上符文课带枪的吗……亚瑟默默地想着,眼前这个拿着法杖的助教在这堂符文魔术课上反倒像是唯一一个不正常的教师,虽然很明显不正常的是其他三个带枪上课的。

        “我是库丘林,还有那边两个,也是这个名字,为了方便区分,叫我Caster就行,至于那边那个是Lancer,旁边斜刘海的是Prototype,以后有留作业的话拿到我这里检收——不通过的话就跟Lancer进行实战演习,而Prototype负责实战操作……我听见有人在欢呼了,”Caster眯起了眼睛,笑得颇有些阴险,“最好还是收敛一点,我可不能保证Berserker,也就是之前那位把你打得住了三个月治疗室的库丘林会不会回来,再说,Prototype也不见得是你心里想的那种角色噢。”

        “起码要比松鼠强大啊,你们。”斯卡哈教授饶有兴致地补了一句。

        Prototype……就是阿尔托莉雅说的那个接替工作的助教?

        亚瑟瞅了瞅那个一直抱着枪靠在墙上的人,跟他旁边那位不同,这个人的神色之中含有的可以被称为笑意的成分更少,也没有什么能使人感到瑟瑟发抖的要素——这是相比起来刚才那位讲话的Caster而言。

        但是这人却并不比那两位少半分锐气,甚至瞳孔里透露出更加锋利的光。亚瑟的直觉向来准确,他甚至可以想像出这个人的战斗风格,想来必然是如同狂风中劈落雨云的雷电,迅速,勇猛,无畏——正如同斯卡哈教授从这堂课开始就一直挂在嘴边说个不停的凯尔特流。

        说到凯尔特……那也是相当大的一个范围了,出身于不列颠岛的亚瑟不由得回忆了一下与民族相关的记忆。

        尽管他自己也属于凯尔特民族的一员,但在他的印象中,那并不是一个像骑士一样标榜优雅做派的民族,诚然,这些以凯尔特为自豪的老师们身上也全然没有什么骑士式的优雅,她和他们身上最大的共同特征就是那似乎可以无视一切艰险的自信……对于他来说这无疑是非常耀眼的东西。

TBC

评论 ( 3 )
热度 ( 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