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外

吃拆不吃逆,别问为什么【。

© 荒外 | Powered by LOFTER

【FATE】【旧剑旧枪/弓枪】Dancing with you(1)

【FATE】【旧剑旧枪/弓枪】Dancing with you in the unbelievable world

谜之架空学院paro
CP:旧剑旧枪,五次弓枪
影弓法狗有,黑弓狂狗不知道有没有_(:_」∠)_
枪一家四兄弟设定(以年龄从小到大为旧狗狂狗大狗法狗),弓一家三兄弟设定(以年龄从小到大为影弓红弓黑弓),旧剑(亚瑟)与五次剑(阿尔托莉雅)兄妹设定。
作者拥有看似考据了很多实际上什么都没考据的力量,因而,典籍故事就……嗯【不要细究【。
以上均可接受请下翻。

(1)
没有人知道学院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成为学院的,也没有人知道学院的敌对方——魔神柱(Ars Goetia)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在世界上的。
魔神柱是一种奇异的怪物,它们就像七十二个肿瘤一样盘生在世界树的根部上,企图使世界树枯萎,而后整个世界将会就此崩塌。
为了防止世界的崩坏,学院——其名为圣杯(San-greal)的机构开始了Grand Order计划,其基本概念即是,以学院为基点,教导学生战斗的技巧——包括但不限于剑术,弓术,枪术,魔术和骑术,用以击倒已然生根在世界树上的魔神柱及其附属魔物。
是的,魔神柱已经生根在世界树上了,并且这一过程已经延续了上千年。
所以……学院的教学作风在某种程度上非常地散漫,嗯,某种程度上。
“啊,反正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史学的内容还是务必要好好记住的啊——虽然好像在打架的时候提问日耳曼人从什么时候开始吃香肠并不是个好选择!”橙色头发的教授嚷嚷着要学生好好听课,自己却在下课铃响之前就狂奔出了教室,Prototype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这位阿其曼先生到底要去做什么——诚然,罗马尼的草莓蛋糕不管怎么说就是草莓蛋糕,但即使他能够理解大部分人对于食物的热爱,也不能改变他觉得罗马尼·阿其曼先生是个软脚虾的事实。
这一认知从某一意义上来源于他的哥哥,们。
Prototype,库丘林( CuCulaind )家的小儿子,出于父亲的懒惰,他们家四个孩子都叫库丘林,以至于他的朋友们不得不给他取个别名让他能和自己的三个哥哥区别开来。
本来按照通常的起名方式,用枪的Prototype该叫Lancer,但非常遗憾,他已经有一个用枪的二哥叫Lancer了,还有一个用枪的三哥叫Berserker,反正不管怎么说都轮不到他用Lancer这个名字。
——于是出于另一种原因,他得到了Prototype(雏形)这个名字。
“很可爱不是吗,”他的大哥撑着下巴这样说,“pro——totype!”
话音刚落,桌子上燃起一团火焰,接着变成了一只小小的红色猎犬,仔细一看还有斜刘海,prototype撇了撇嘴,一口气把猎犬吹灭,然后恶声恶气地丢下一句“cas——ter!”就走了,另外的人接替了他的座位。
“明明使用卢恩符文根本不需要咒语,再者,你的演技稍微有点浮夸啊。”
“嗯哼,”Caster——Prototype的大哥,从鼻腔里发出了意味不屑的语气词音,“你以为他不知道?”
四个库丘林都知道的事情是,卢恩符文对于现有的魔术教育体系来说是一种非常简单粗暴的魔术,既没有冗长的咒语也没有具体的前提条件,只要写下符文——就可以得到结果。
桌面上残存的小小的“ kenaz (火)”痕迹消散成了光点。
“即使是这样简单的东西,也很有趣,”Caster笑了起来,一如他刚刚离开的那个弟弟一样龇起了牙,于是对话者能够清晰地看到他较常人而言更加锋利的犬齿,“不觉得吗,Shadow(影子)?”
Shadow看了看他的脸,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气派。
“不过, gebo(礼物,积极,奇迹)应该会更有趣吧。”Caster摩擦了一下桌面,写下了符文,符文的痕迹发着红色的火光,在下一瞬间扭曲成了另外的形状。
Shadow观察了一下,确信那火光扭曲成的形状是Shadow他自己的脸,甚至连左颊上的纹路都一清二楚。
所谓的魔术,即是奇迹其中最具象化的一种。
“ Prototype是个很有趣的人……哪怕和Berserker比起来也毫不逊色。 ”Shadow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纵使手段僵硬非常。
“如果你是指在跟Lancer进行枪术意义上的斗殴这一点的话,我同意。”Caster依旧笑得龇起了牙。
“那么,你偏爱Prototype的理由?”
“我没有偏爱他,这只是对于小孩子的特殊待遇——你吃醋了?”
“……不,没有。”

TBC

……影弓枪戏份迷之多?!

评论 ( 4 )
热度 ( 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