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外

旧坑撒土,争取日更,更新缓慢,关注慎重。

© 荒外 | Powered by LOFTER

【TFA/08】【禁诈】被需要的心态(END)

【TFA/08】【禁诈】被需要的心态(END)

前注:本来这篇的发展应该会蛮微妙的……撩完就跑诈骗预警


押入:2018年上海卷高考作文题

生活中,人们不仅关注自身的需要,也时常渴望被他人需要,以体现自己的价值。这种“被需要”的心态普遍存在,对此你有怎样的认识?


正文:


  Swindle喜欢钱。代币,贵金属,等价代换物,一切跟财富有关的名词都是闪闪发光的,他喜欢钱。

  

  财富需要积累,原则不过是低价买入,高价卖出,但在这两条流程之中的各种细节也很值得研究,也许这对于其他的个体来说是一种痛苦,然而对于Swindle而言这并不是什么负担——他喜欢钱,喜欢财富,当然也享受获取财富的过程。

  

  “你不懂的,Lockdown,这是生活必需品——就像是能量块一样——钱!”

  

  赏金猎人沉默地瞥了瞥吉普车紫色的光学镜,那里面的光彩并不十分明亮,但容易获得信任——是的,虽然有着一个不值得信任的名字,但是Swindle确实有一张可以轻而易举地得到信任的面甲,这太讽刺了。

  

  “我确实不懂,你真的那么需要钱?”Lockdown一边用布擦着自己的钩子,一边看Swindle旁若无人地翻动着他飞船里的货物,尽管那家伙动作足够轻巧,也还是让那个货架晃来晃去,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

  

  “不不不,我当然需要钱,但是——我也被钱所需要着,”Swindle眯起了光学镜,Lockdown猜测他可能是看到了什么想要拿走的东西,“所有人都被钱需要。”

  

  黑绿色的地面单位也许不得不开始计算怎样才可以在Swindle的预算清单里把那个“想要拿走的东西”删除掉了,虽然Swindle从未放弃过他想要的东西:“真是个新奇的观点——不过,这不代表你可以随便拿这里的东西,Swindle。”

  

  Swindle摊了摊手,土黄色手甲中心的紫色圆形凸起物在这个动作的影响下像是什么奇怪的商品似的:“我当然不会随便拿,没有付出,就没有收获,谁都知道这个道理。”

  

  “说得倒好听,”赏金猎人擦完了自己的钩子,拿出一块更大的布把整个货架盖得严严实实,“你现在可以去被需要了。”

  

  谁都知道Swindle这个词的意思。

  

  军火商当然不会这么轻易地放弃:“难道你就不被需要?”

  

  红色的光学镜扫视过黑芯商人的商业笑容,在自己黑白相间的面甲上摆出一个意味相似的表情,不过看起来显然更加地不友好,不友好得多。

  

  “当然,他们有求于我,”Lockdown顿了顿,拿出一条绳子把盖着货架的布捆上了,“但我不需要他们——被需要就足够了。”

  

  赏金猎人从来不觉得雇佣方有什么存在的必要性,那些蠢货们除了储蓄额以外一无是处,就连他们雇佣的目的也没有什么足够用以高谈阔论的价值,说白了,Lockdown并不在意那些雇佣他的个体是为了达成怎样的目的,也不在意所谓立场问题,他可不像Swindle似的挂着霸天虎的标志。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炉渣好像也没有过什么“派别”和“立场”的认知问题。

  

  说到底也只是喜欢钱而已,其他的事物都算不上第一顺位。

  

  “被他们需要……听起来一点都不像你说的,”Swindle看着那个被捆起来了的货架,撇了撇嘴,“要新货吗,喷射式束缚网,搭配专用弹射装置,现在购买加赠瞄准插件压缩包……”

  

  “然后你就可以直接在我的CPU里查询我的储蓄余额?”

  

  “别那么扫兴,Lockdown,你可以当做多一个理财产品,虽然没有利息。”

  

  “信息安全很重要。”赏金猎人走回到自己的座椅边上,坐下去,视野变低之后Swindle的面甲变得更圆了一点,无害的意味浓郁了那么一些,在Lockdown看来这也只能从另一方面说明军火商的危险性。

  

  跟那种形象不同,Swindle在欺骗他人的方面绝对是个危险角色,跟他交谈越久就越容易陷入圈套,虽然Lockdown在那些受害者名单里还排不到靠前的位次,但是单论损失金额也不是个小数目了——尽管在战斗力层面稍显逊色,然而在所谓“言语的艺术”方面,黑芯军火商并不会输给任何个体。

  

  “互通有无也很重要。”

  

  引入。

  

  “有那种必要性?”

  

  Lockdown敲起了键盘,不过并不是在输入什么信息,他只是突然意识到了一些小问题——他做了一个错误的判断,如果他真的不想再被塞什么奇怪的新商品,早在谈话一开始的时候他就应该把Swindle拎出去,而不是放任这个黄紫相间的炉渣在这里下套。

  

  “必要性?优秀的商人不会给贫穷的客户推荐高价商品——贷款也需要信用额度,就是这个道理。”Swindle挂着笑容,把两只手的手指交叉在一起,做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疑似卖乖的动作。

  

  看似毫无必要的迂回,实际上也确实毫无必要,因为Lockdown已经决定要在军火商正式下套前把这家伙拎到外面去,当然,也许这种行为有些粗暴过头,但那又有什么关系?

  

  及时止损,及时止损,他总不能让Swindle在这儿得到比谈话更多的乐趣,电解液的消耗倒是无所谓,然而Swindle的目的从来不会那么简单,虽然Lockdown到现在都还不清楚Swindle这会儿的目的是什么。

  

  “你什么时候开始兼办分期付款业务的话,再来跟我说这个——现在有事,你可以回去了。”

  

  其实并没有什么要紧事,只是要让这家伙出去而已,借口这种东西当然不用仔细思考,详细说明反而显得他不够忙碌。

  

  “悬赏单?”

  

  “嗯,门在那边。”

  

  逐客令已经下得足够明显,以Lockdown对Swindle的认知来说,吉普车的不识趣程度还没有到那些汽车人的水平。

  

  如果对方真有那么不识趣,他们也就不会是现在这种关系了。

  

  “被需要的感觉真好啊,”Swindle耸了耸肩,“听你的语气就觉得有很多的钱在跑过来。”

  

  不,这种语气的意思不是让钱跑过来,而是让你滚出去。

  

  “不过偶尔——我是说,就像现在这种时候,”军火商凑近了一点点,紫色的光学镜变得明亮了起来,“我也想试试被你需要的感觉。”

  

  “……”

  

  “不过我也有点事要做,先走了,回见。”

  

  Swindle维持着笑眯眯的表情,在下一秒迅速地转过身去,在Lockdown瞪着光学镜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直接跳下了飞船,速度奇快,步伐稳健,简直让人以为这是个竞速选手。

  

  过了半晌,Lockdown才从那句以Swindle的声音来说变得颇有些诡异的话里面反应过来。

  

  ——这炉渣绝对是被什么奇怪的星际商业广告带跑了,估计还是女性向产品,满足心理需求的那种,虽然他的声音和外表都和那种台词相得益彰,但最失败的一点就是搞错了产品受众。

  

  多半是确认捞不到油水之后干脆地选择了放弃吧,不过在临走前还要来这么一出……得不到想要的东西性格就会变得恶劣这种事,也是很符合Swindle那种形象,Lockdown这么想着。

  

  不过即使可以理解,赏金猎人也还是觉得不爽——虽然也不会表现在面甲上。

  

  “被我需要……哼。”

  

  既然要说这种话,最起码也应该先在后挡板上标个价以示诚意,不是吗?

  

  可是这种想法就已经体现出一种诡异的倾向性了——结果还是被Swindle的谜样发言套进去了不是吗,Lockdown先生?


  

END

又及禁诈抱团取暖唠嗑产粮群宣:群号238940238

欢迎唠嗑聊天吹水_(:з」∠)_!等待着粮和你的到来!

评论
热度 (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