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外

旧坑撒土施工期,更新缓慢,关注慎重。

© 荒外 | Powered by LOFTER

【普神圣约】《问题如期而至》(END)

【普神圣约】《问题如期而至》(END)

前注:
给炽总 @本三社 的粮←十三天元日常吧√
所有的人名隐去Prime的后缀←其余内容:钛师傅(Alpha Trion)缩为Trion,马克西姆大帝(Liege Maximo)缩为Maximo
因为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所以也就不打更多的前注了,粮食向,无CP,主钛师傅视角。

正文:
【普神圣约】《问题如期而至》

  “……Alchemist,”Trion掐着自己的笔,感觉自己的手在不断地晃来晃去——不受控制的那种,“我建议你到那边去看一下。”

     说真的,他觉得在那边吵得不可开交的Amalgamous和Nexus就快要打起来了,更不要说还有看似温和善良实则唯恐天下不乱的Maximo在旁边火上浇油。而一边儿的Micronus,他只会挂在Onyx的随便哪边翅膀上围观战局。至于Solus,她多半是被各种诡异的机械构造纠缠得连光学镜都挪不开,所以为了停止手抖,他必须得叫Alchemist去调停才行。

  “不,我觉得不用,”Alchemist从发声器里发出低哑的咕噜声,“每个行星循环总要来上这么一回,不是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Amalgamous这个间歇性记忆扇区更新症患者每隔不久都会跟其他个体发生或多或少或大或小的矛盾,但是,这种矛盾发生在其他几位身上还好,为什么偏偏要发生在在Nexus这边呢……
  
  ——那家伙可是非一般的“没有人可以质疑我”的偏执症啊!
  
  而Amalgamous又好巧不巧,正是那种无论什么都想摸一摸唠一唠的多话仔,尽管他风趣、幽默,并且在大多数通常情况下十分受人欢迎,但如果放在严肃的环境中,想来想去估计也只有Quintus愿意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地跟他讲述自己的理想……那种理想主义者确实很有耐心,但Trion并不会佩服他,毕竟理想这种东西,一旦加上耐心就会变得很恐怖。
  
  或者说,其实他也应该庆幸一下,最起码Amalgamous没有去Megatronus那儿找麻烦,不然就必须得把Prima找过来解决事端了……这支笔大概真的是抖得不能再写下去,Trion默默地看着预言之笔的笔尖在半空中不停划来划去,划拉出的轨迹一开始还是半圆环,然后变得越来越复杂,直至完全成为了无规则运动。
  
  而这时Alchemist低沉的咕噜咕噜声又响了起来,“……再说了,总会解决的。”
  
  连制造者自己都不知道名字的试剂在容器里冒着泡,发出跟制造者类似的咕噜咕噜声,底层近乎于胶体的部分艰难地冒着泡,上层澄清的液体隔着器皿表层映着Trion的手,晃来晃去的笔杆在圆润的表面投下奇怪的残影,但随着时间流逝,就连液体本身都变成了残影。
  
  Nexus和Amalgamous的战斗力在他们十三个伙伴中并不能算特别强,但是对于周边环境的影响力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尽管由于俯身写作的视角,Trion并不能很明确地从笔杆以外的部分感受到周围是何种情况,但是从Alchemist的视角就可以很清晰地观察事态的发展了——虽然他本身并不在意这种东西。
  
  毕竟现在的场面,多多少少也超出他的掌控范围了,在他不参与战局的前提下。
  
  各种不同电压的电流滋啦滋啦地窜来窜去,属于Amalgamous的各式外骨骼零件拖着一大堆杂七杂八的导线在半空中四处乱飞,伴随着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的各种叫声,非常容易使旁观者产生一种不止一个发声器在吱哇乱吼的错觉。
  
  ……不,如果考虑到Amalgamous本身不同于其他人的奇妙构造,也许那不是错觉也说不定。
  
  至于Nexus,作为唯一一个可以完全把身体分裂成不同个体的机子,他应对这种糟乱场面的方法也十分地与众不同,五个个体在铺天盖地的“Amalgamous”之中上蹿下跳,对Amalgamous的每一句有意义或者无意义的发言报以或是气急败坏或是温柔和蔼的回应,这并不是谁都能做得到的。
  
  而在如此混乱的情况下都可以谈笑风生的,估计也只有Maximo了:“真难为他们能够听清楚彼此的每一句话呢。”
  
  “你的宽容令我叹为观止。”Micronus愉快地挥着手,如果忽略掉他现在几乎整个儿都被裹在Onyx的钢翼下面的处境,应该会是个不错的场景,然而现下此种状况的暴力程度就连Onyx焦点涣散得跟充电到一半似的光学镜都无法拯救,更别说“不错”了。
  
  那些链条和零件毫无逻辑地飞过来,砸在Onyx钢翼上的声音听起来响得过分,跟含铁量超高的空心陨石掉在赛博坦表面上的声音别无二致,尽管如此,Onyx也只是保持着一副懒散的样子,毫无加入战局的意愿。
  
  这在某些方面也是值得庆幸的一点,一旦Onyx也被激怒的话,这种情况就会发展成更加可怖的混战,Trion的笔也就不只是胡乱摇晃无法写字而已了。
  
  ……搞不好会直接断掉也说不定呢,“咔吧”地一下。
  
  不知道这种乱战会持续到什么时候,光靠两个个体就把一大块地方搞得天翻地覆这种事,也就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发生……Alchemist在CPU里咕噜咕噜地转了一圈,决定不搭理这件事,虽然他在最开始的时候就是这么决定的。
  
  于是他又低下头去摆弄试管和其他的仪器,过滤,蒸馏……
  
  希望Prima和Megatronus不要注意到这边,最起码在骚乱结束之前。
  
  但很显然,Alchemist又忘记了另一个机子。
  
  “Trion,发生了什么?”
  
  Trion默默地抬起头雕,看了看面前的Thirteenth,不得不说他确实是个可靠的人,尽管不知道为什么,他的面甲无法给任何个体留下任何印象。
  
  所以,如果要明确地形容他的形象,恐怕就只能用“面容模糊”这种意味不明的词汇了,幸好Trion的手现在晃得完全写不了东西,否则预言之笔的笔尖之下多半要出现一些不该有的内容。
  
  “没什么,Thirteen,只是出了些小事故而已,”Trion摇了摇头,但这个动作并没有为他的话增加什么可信度,“不要担心。”
  
  Thirteen的光学镜闪了闪,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他被打断了,被凭空飞来的Amalgamous的某个身体部件,这东西无意间以巨大的力度擦过了Thirteen的音频接收器,把他的头雕撞得整个晃了一下。
  
  “……”
  
  “……你还好吗?”
  
  “我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嗡嗡地叫。”Thirteen扶着自己的头雕,试图把头雕和思维逻辑一起扶正。
  
  虽然不知道他这个动作到底有没有收到成效,但是不慎打到了他的Amalgamous终于打算收手了:“嘿,Nexus,我真的不该说你的!”
  
  “你最好把你的头拿下来跟我说话!”“哦没事的,我本来就没有在怪你……”“开什么玩笑?!”“你将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也许……我是说,也许,”Thirteen正在试图把自己的音频接收器捂严实免得它们遭受二次打击,“我们该让Nexus合成一个再来讲话。”
  
  “不错,我也是这么认为的。”Alchemist甩了甩手里的试管。
  
  然而Amalgamous仍然坚持不懈地在试图同时和五个“Nexus”达成和解:“你瞧瞧,我们都有好多个头不是吗,这多棒!”
  
  这种冷笑话当然不会让局势往更好的方向发展,事实上,一旦Nexus把自己分裂成五份,要想让他再把自己拼回来,这期间总是需要一些比冷笑话更重要的契机。
  
  比如说正在往这边赶来的Solus?
  
  如果她手里不是举着那个锤子就更好了,最好后边儿也不要带着Megatronus,不然事情可能会变得更糟糕。
  
  Trion的笔还在疯狂地晃来晃去,Nexus的五个分裂体在Solus赶到现场之前恐怕是拼不回去了,Amalgamous的“一直在变形你就打不到我”战术也不知道能支撑多久……普神啊,那家伙为什么不试试变成Solus的样子呢?
  
  “所以为什么你不在一开始就去调停他们呢。”Vector突然从不知道哪个角落里走了出来。
  
  “我?”Trion依然试图稳住自己的手和手里的笔,成效不大。
  
  “对啊,你为什么不试试调停呢?”Thirteen也表示不解,毕竟他来的时候战况已经进入白热化了,而在战斗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就调停显然比在这种时候容易得多。
  
  “……”Trion抬了抬脚。
  
  一束杀伤力巨大的激光从距离他们不到三英尺远的地方拔地而起。
  
  “Trion!我告诉过你不要抬脚!!那个按钮必须一直被摁着!!!”Nexus瞬间组成了一个整体,并且回头对Trion大声咆哮,三句话的时间刚刚好足够Thirteen把Amalgamous从一片狼藉的现场拎走。
  
  好了好了,现在问题差不多解决了,Trion手里的笔也不再晃了。
  
  可是Solus就快要到了,后面多半还跟着个Megatronus……Trion自认战斗力不高,尤其在跟Nexus打架方面,他绝对没有Amalgamous来得更加经验丰富驾轻就熟熟能生巧,而且他也不想被Prima教育。
  
  没错,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将会如期而至,但是他绝对不会再帮Nexus踩按钮。

END

评论 ( 2 )
热度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