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外

吃拆不吃逆,别问为什么【。

© 荒外 | Powered by LOFTER

【羽泉】《魔法出演》(序&一)

《魔法出演》

羽泉向,真人无关,一如既往的全架空(´・_・`)设定太多不知何解,总之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原来的味道——祝食用愉快。

故事发生在没有任何一本书记载的时代。龙,剑,魔法,信仰,传说,五个要素构成了这个世界,其中龙是世界本身,剑是世界的力量,魔法是世界的智慧,信仰是世界对自身的庇护,而传说,则是世界对于身处世界中之一切生命的眷顾。
所有的生命都可以成为传说,但最终真正成为传说的,只有操纵世界之一部分与世界之其他部分战斗的生命体——譬如操纵着龙杀死信仰的诛神骑士,操纵着剑挑战魔法的烈风剑士,操纵着信仰杀死传说的黄昏之神之类。
但是,这些都是神话时代的事了。
而现在呢?
恶龙已经没有了踪影,魔兽已经被全部驱逐到了无尽之海的彼岸,人类和其他的智慧种族安逸地生活在这片大陆上,剑已经被殿堂供奉起来成为象征,传说也成为了泛黄的典籍,信仰变作了举行庆典的理由。
那么……魔法呢?

“听人说你的表演很好,所以我来邀请你去演出。”
陈羽凡瞥了一眼坐在桌子对面的那人,来请陈羽凡演出的人不算太多,这人在里面算不上太特别的一个,短头发,双肩包,连帽衫,要么是刚出校门的学生,要么是中规中矩的财务。
“你既然来请我演出,也就知道……”
“不,”那人脸上露出了一些难色,“这次,请您必须使用一个四阶以上的魔法。”
“为什么?”陈羽凡拧起了眉毛,他的规矩是绝对不用高级魔法进行演出的。
“因为是公司的要求,其他的问题我们会解决的,请您放心。”
“……”
那人大概是感受到了陈羽凡眼神里的怀疑,从包里拿出了一叠合同。
“如果您有任何疑惑的话……”
“你知道我用高级魔法的话会发生什么吗?!”没等他说完,陈羽凡已经拍桌而起了。
“……失控。”
“贵公司既然知道这件事情,那么就不必来找我了吧?”
“您不必担心,”那人吐了一口气,“我知道您现在非常需要这笔费用,所以才会来找您。”
“你到底有没有听懂我在说什么?!”
那人皱了皱眉毛:“您应该知道,契约早在四个月前就已经定好了。”
“……”
“今天只是来谈具体事宜罢了,违约金,我想您是付不起的。”
“……”
“那么,合作愉快,陈羽凡先生。”
那人把名片放在桌上,起身走了。陈羽凡瞥了一眼那名片,上面写着端端正正的几排字,而其中最清楚的便是刚才那人的名字。
胡海泉。
真是个财务的名字,陈羽凡在心里啐了一口,却没看见那名字后面跟着的小小的一行字。
——六阶水属魔导暨工匠。
“所以说,涛哥你要去咯?”
“……”陈羽凡把酒杯“砰”地一下砸在吧台上,“去。”
“可是你用那个魔法的话搞不好会出人命的哎……”酒吧乐队的贝斯手这样说着,却听见高跟鞋踩着地面的声音从后面走来。
“别怕,”老板娘弯起的嘴角仿佛裹了层蜜,“听说那个会场附近有设置八阶强制性无效化结界,没有问题。”
“……这样最好,我先走了,琴还要调弦。”
贝斯手看着陈羽凡走远了的背影,回过头看了眼老板娘快要抿成一条直线的唇。
“所以,那个广场果然没有什么结界吧。”贝斯手小声地说,以确保刚走出酒吧大门的陈羽凡不会听见。
“嘛……也说不准哦?”
老板娘叹了口气,转身出了后门,门外的小巷里站着个人,如果被陈羽凡看见了指不准会冲上去跟他理论一番,但现在没有陈羽凡,只有一条幽暗的小道,天上被云遮了三分光辉的月亮,酒红色头发的女人,和穿着黑色连帽衫背着双肩包的胡海泉。
“谢谢您,另外那位先生是管他叫……”胡海泉的声音很干净,但也使那困惑变得容易察觉,“涛哥……?”
“你这个人耳力倒是不错,他之前的名字叫陈涛,”老板娘给自己点了根烟,“别告诉他是我告诉你的。”
“怎么会,过了这次,想必不会再来叨扰您了。”
“嘛……谁知道呢,”老板娘眯起了眼睛,胡海泉被月光抹了一层白色的皮肤在她的眼里变得模糊起来,“你们两个啊……”
这个会特地跑到她这里来让她去安定陈羽凡的人,大概是个好孩子也说不定?

TBC

评论 ( 1 )
热度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