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外

吃拆不吃逆,别问为什么【。

© 荒外 | Powered by LOFTER

【羽泉】《人生难得想多》(16)

(16)

有关于两方的父母到底知不知道陈羽凡和胡海泉这档子事,其实他俩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陈羽凡是曾经带胡海泉回过家的,胡海泉的父母更是把这个自己儿子的同事也当个亲儿子看待。然而,然而,这并不能说明他们可以理解这两人之间的感情。

但是,但是,又有谁说过他们绝不会理解呢?

胡海泉第一次去陈羽凡家的那一天,养育陈羽凡的这座北方城市下了雪,同样生长在北方城市的胡海泉并没有在意自己脚下积了两公分厚的雪,他只有些不知所措——他鲜少独自去拜访某户人家,画室的工作不需要他去家访,亲戚家都是父亲带着他去,即使父亲不在,至少也有他那知书达礼的姐姐。可是姐姐和父亲,都跟陈羽凡没什么关系,跟陈羽凡的父母,就更没有什么关系了。所以他不可能让父亲和姐姐来拜访陈羽凡的父母。

他只能自己来。

陈羽凡远远地就看见一个被棉袄裹成圆角粽子的身影在雪地里摇来晃去,他走过去,看见自己的搭档一脸茫然地看着灰灰的天空。

他数落着胡海泉不知礼数,却帮着这人买了伴手礼,抓着这人的手进了家门,笑嘻嘻地跟自己的父母介绍:“这是我搭档,胡,海,泉!”

他的搭档果不其然地得到了他父母的欢心——五官端正,说话有礼貌,笑起来很好看。只是自己儿子总挨在人家旁边,显得有些奇怪。

不,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

那孩子笑起来挺好看的,涛贝儿就是喜欢好看的东西,陈妈妈这样想着。

也许当时的她所不知道的事情是,在她那喜欢好看的东西的儿子眼中,不管笑或不笑,胡海泉都很好看。

不管好看或者不好看,他都喜欢胡海泉。

这事儿在他表白之后,在胡海泉接受他之后,其实没能瞒上多久。

陈妈妈是个不那么敏感的人,但总是有一点她能感觉到的——她那对着熟人喜欢叨叨叨,对着生人半句话不提的儿子,对着胡海泉的态度却是恰恰好处在生熟之间。

只是看他俩那整天形影不离的样子又绝对称不上半生不熟,而这样的情景衬着,则更好像是胡海泉的笑容都是为了陈羽凡似的。

她倒忘记了自己儿子不是个善于说笑话的人。

儿孙自有儿孙福,何必想多——她的儿子是个有主张的人,她也从没指望她儿子能为她做些什么,但这孩子从来孝顺,总不会忘了她。

只是当她某一日正打算走进自家的厨房,却在刚要踏进厨房门的时候窥见了她儿子正和那人吻着。

他们的表情过于幸福。

她默默地退了出来,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这并不能说明可以理解这两人之间的感情。

但是,但是,又有谁说过绝不会理解呢?

TBC

评论
热度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