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外

吃拆不吃逆,别问为什么【。

© 荒外 | Powered by LOFTER

【羽泉】《人生难得想多》(15)

(15)

之前有说过,学生们普遍都是害怕陈老师的。但是,害怕并不意味着讨厌,恰恰相反的是有些时候他们甚至还算是挺喜欢陈老师的。
举个例子?
“你们把卫生间搞这么脏我扫了又有什么意义呢?!”
扫地的大妈是这栋楼管理处请来的,大概又是有学生在公共卫生间洗颜料惹了事。丁于对此习以为常,但是其他的一些小伙伴可能就不是那么地习惯了。
“哎我感觉胡老师有点可怜啊。”马天宇小声地跟李易峰蹭了一句,而人称根正苗红李那啥的李同学头都没转地用一副面瘫语气回答了他。
“没事,学长你不懂行情。”
李同学和马同学是同一所高中的同学,只不过马同学比他早一年入学。然而在这个画室,李同学对于马同学来说是前辈。
这一点从两个人看着胡老师被不听人话扫地大妈骂得狗血淋头时截然不同的反应也可以看出来。
马同学同情胡老师当然是所有人都可以理解的——你要知道一个处于愤怒极点以致于可以连说三百字脏话不喘气的扫地大妈有多么可怕,更不用说胡海泉天生就长了一张容易被同情的脸。
而李同学之所以如此地淡然处之,也自然有他的理由,不过这理由又是否能够让所有人都理解,那就是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了。
就好似虽然胡海泉天生有着东北特征显著的大眼睛和家族遗传的尖下巴,黑框眼镜后面因着轻度近视而略显失焦,却恰好在这种隐约之中显示出一些可爱的瞳孔,这一切构成了他那张容易被同情的脸,然而这张脸却并不能对扫地大妈造成任何伤害,这也是一个只有部分人才能解释的问题。
至于李易峰的那个理由,马天宇转头看向身后大步走来一脸笑意的陈羽凡,觉得自己应该是有些明白这位学弟的言外之意了。
陈羽凡其人,尽管长得连他家胡海泉都不乐意特别真诚地夸他好看,顶多也就是夸一句长得很有轮廓……然而也就是这样的脸,特别受大妈喜欢。
从小学时代开始,陈羽凡就是个乖学生,然而从高中开始,在陌生的同龄人眼中,这人长得就活脱脱是一叛逆少年——可是食堂的大妈们并不这样认为,可惜在食堂大妈们的殷切关怀下陈羽凡依旧没能胖起来。
看见陈羽凡出来了,扫地大妈的语气几乎是一瞬间缓和了十二个百分点。直看得马同学目瞪口呆,而李同学习以为常,默默地从笔盒里摸出一把铅笔开始嚓嚓嚓嚓地削。
第一片木屑落下的时候大妈已经从愤怒的极点离开了,当大量的铅粉从笔尖被美工刀的刀锋扫下时,大妈几乎已经快要笑成一朵花儿,而到了最后的最后,李易峰把刀片收回塑壳里,转头再去看那地方,果不其然只看见胡老师一脸憋屈地被陈老师搭着肩取笑的画面,至于大妈则早已连带着之前堆了一地的整栋楼的垃圾袋不见踪影。
而马天宇则像是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般神情恍惚,甚至连自己沾满了铅粉的手在李易峰雪白的校服上抹了好几下都没有察觉到。
李同学沉默地盯着那只抓着自己衣摆的手,半晌,还是没有出言阻止,也没有把那手扯开。
看在你是学长的份上,暂时原谅你好了。
像陈老师那种,会毫不介意地把胡老师那双因为之前改了很多张学生画还没来得及洗,以致于像是刚挖完煤的手,直接握在手心里的人,不可能成为我的榜样。
不过……在说这种话之前能不能先麻烦你把塞到马同学手里的橡皮擦收回去呢?

TBC

(´・_・`)这是上周的份……明天会把这周的份更掉
上一周没有更新真的非常抱歉【土下座
祝阅读愉快

评论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