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外

吃拆不吃逆,别问为什么【。

© 荒外 | Powered by LOFTER

【羽泉】《人生难得想多》(13)

(13)

一般来说,陈羽凡和胡海泉的口头叙事风格是完全不同的,但又通常具备同一个特点——绝不拐弯抹角。
然而现在这个当下,情况却不再是那么轻易能说明白的了。
“所以你俩这……什么情况?”李响用一种比之前更加诡异的眼神盯着陈羽凡抓着胡海泉手指的手。
感受到这视线的胡老师正准备默默地把手抽回去,未成想刚一动作就遭受到了陈老师变本加厉的全方位压制,于是他只好努力忽略李响意味不明的目光和自己几乎完全被陈羽凡包裹住的手。
“嗯……”他确实是想要解释的,但是正如前文所说,这件事情并不是那么容易说明白——何况他也不是很清楚这伙同事兼损友到底隔着门板听到了多少,又或者说,他不知道是否还有能够辩解的可能性,再者,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应当去辩解。
于是那些有的没的,理性的感性的,闪烁其词的言之凿凿的字眼词汇句子在他的舌尖上转了一圈又一圈,终也没能说出个一星半点儿的关键来。
大约是听得不太耐烦了,李晨的问句后来居上取代了李响的眼神成为胡海泉在这个当下最烦恼的问题。
“废话就不用多说了,你俩到底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世界上一切美好的感情在经历了十八个月的燃烧之后都会成为亲情,而他们从交易关系到同事关系到朋友关系,终于在第二个“十八个月”的期限到来之前达成了另一种意味上的亲情。从胡海泉的角度来说,大约就是这样一回事:他喜欢陈羽凡的所有,待人接物处事,外貌性格嗓音,构图运笔调色,只要是陈羽凡,他就全盘接受,更何况他从来不擅长拒绝……
于是他就接受了陈羽凡的告白,和……亲吻?
不,哪里会有那么简单。
胡海泉兀自摇了摇头,正准备说点儿正经明白的话出来,却感觉身旁的动静不太寻常。
紧接着就被啃了一口。
……
突然暴起作案的陈羽凡不动声色地就着之前裹住胡海泉的手,更加用力地握紧了对方的手指,用另一只手擦了擦对方脸上自己的口水:“就是这么回事。”
一时寂静。
胡海泉瞪了陈羽凡一眼,再次试图把自己的手抽回来,然而陈老师也再一次以一种决然的魄力恶狠狠地把他的手指握在了手心里,并报以惩罚式的揉搓。
我方队友作战效能过高且不听从指挥部指挥,现敌方陷入全盘溃散状,另目测该队友试图二次违反调令,问何解?
这大概不能是一道正经的战略规划题,因而赵亚默在胡海泉自己给自己批出答案之前就回过了神儿。
“我早该知道,”这个年轻小伙子叹了口气,“你俩就不可能是什么正常的大老爷们儿关系。”
“我俩哪儿不正常了还……”大老爷们儿胡先生试图挽回一点作为大老爷们儿的尊严。
“得了吧……”李晨斜眼看着陈羽凡包住胡海泉右手的那只左手,“你就是顺着他,他也就是顺着你。”
李响紧接着他没有血缘但有可能八百年前是一家的兄弟做了最后总结:“可怕的狗男男。”
而陈羽凡回报三人以一声极其不屑的冷哼。
胡海泉默默地用没有被束缚住的左手掩面。
在刚才陈羽凡特别幼稚地发出那声冷哼的时候,他心里第一个想法居然是这人太可爱了……想来已经是没救了。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无药可救地爱上了这个人,于是在这个人把自己当作解药赠与他的时候,他便毫不推脱地接受了。
此世万般道理,终不过一个缘字。

TBC

评论 ( 1 )
热度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