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外

吃拆不吃逆,别问为什么【。

© 荒外 | Powered by LOFTER

【羽泉】《人生难得想多》(12)

以一个未成年人的保守保证,什么都不会发生的,anything【everyone should believe me, or your right?
(12)
好吧,好吧,当胡海泉被一把扯进办公室,听着自己身后的门在下一个瞬间被用了最大的劲儿关上,紧接着整个身体都被对方摁在了门板上,以致于他只能够直面一脸莫名表情的陈羽凡的时候,他这样想着。
好吧,好吧。
无论你,无论你陈羽凡要说什么我胡海泉都会听着的——当然你千万不要说出些有关于你喜欢那个莫名其妙的学生家长介绍的雌性生物的混账话来,否则我不保证胡海泉这个人会不会把你喝醉了在走廊上裸奔的照片发到任何一个日均用户访问量过亿的公共网站上——你最好相信我有那照片,陈老师。
胡老师的个人素养在与胡老师的个人情绪的对抗中毫无疑问地败下阵来,它最后的挣扎是在溃败的同一时刻摧毁了胡老师的语言逻辑,可喜可贺。
“胡大炮,不,海泉……”陈老师喘着粗气,眼睛瞪得很大……不,他的眼睛再大也大不到哪儿去的,胡老师这样想着。
那是双可以轻易地被胡海泉看透的眼睛,它藏不住任何东西。
然而现在胡海泉看不穿这双眼睛里都有些什么东西了,那是些什么,焦灼,滚烫,炙热,耀眼,浓烈,馥郁,变幻莫测,如同燃烧的果木炭一般从那块状的构成物缝隙里跃出些闪烁的火花,它几乎就要噼啪作响。
显而易见的是,胡老师残存的语言逻辑已经无法支持他描述陈老师的目光就快要把他烧穿这一事实了。
而在陈羽凡的眼中,胡老师只是被吓到了而已,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情,毕竟胡海泉是个胆小的人。
若是他胆子大一点,可能这事儿就不用拖到现在了。反倒得说回来的是,陈羽凡在这件事情上的胆子恐怕比对方更小一些,然而现在,在这个当下,在这个胡海泉似乎是要打算去相亲的当下,他没有任何借口阻止自己说出来——他毕竟是个感性者。
“你,不能去。”
“为什么。”胡海泉烦躁地试图从对方用自身的臂膀构筑的牢笼里挣脱。
“因为……”
你最好不要说出些混账话来,陈羽凡。胡海泉在心中无言地翻了个白眼。
“胡大炮我喜欢你,不,我是说……爱!懂吗,爱……”
喜闻乐见的是,陈老师的语言逻辑似乎也被摧毁了。然后它在下一个瞬间同时毁灭了陈老师的身体控制力。
因那句“爱”而呆滞的胡海泉眼睁睁地看着被自己偷摸着盯了好些日子的搭档就着当下这个姿势逼近,牢笼收紧了,但没有变成致死的兽夹,反倒变成了另一种东西,温暖,柔软,舒适,芬芳,美妙,明丽,令人神往,恍如成片的花朵以一种极浩大的声势在同个瞬间悉数盛开,仿佛就要从那些层叠的草本植物茎叶中窜出些躁动的流星来似的。
是的,早就被破坏殆尽的语言逻辑已经无法支持他描述这种感受了,于是他回抱住了陈羽凡,在对方的耳边用极低哑而认真的声音,说了一句足以使对方的所有理智崩裂的话。
“I do.”
先不提胡海泉混乱的脑子让这句话显得实在是过分地没有逻辑,幸亏陈羽凡现在也不在意这个了。
他几乎是立刻吻了上去。
这才叫 焦灼,滚烫,炙热,耀眼,浓烈,馥郁,呢……即使是胡海泉,当被亲得七荤八素的时候,脑子里也只剩下些歪东倒西的构想了。
拥抱,亲吻,接下来是什么?
陈羽凡缓慢地把胡海泉从门板上拉了起来,准备进行下一步动作。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李响,李晨,赵亚默,连同李寂卓一起,从门外摔了进来。

TBC

我短暂的中秋假期结束了【。

评论 ( 5 )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