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外

吃拆不吃逆,别问为什么【。

© 荒外 | Powered by LOFTER

【羽泉】《人生难得想多》(11 )

中秋快乐(´・_・`)!

(11)
尽管大部分人在大部分时候对于世界的认知是建立在时间和空间这两个基本概念上的,但偶尔——我是说,偶尔——有一部分人产生认知的基本概念会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
时值陈羽凡和胡海泉搭伙的第三年,画室的教室人员组成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他们拥有了更多的新伙伴,生源也慢慢地稳定了起来,可谓是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然而陈羽凡已经魂不守舍好几天了。
大概也没什么事情,不过就是他觉得胡海泉不对劲儿,至于为什么他觉得自己搭档不对劲的时候他搭档还没怎么着他自己先六神无主魂不守舍迷迷瞪瞪恍恍惚惚不知魂归何处,这就有那么点儿说头了。
大约是在第二年,他俩建了个画室的第二年,他就隐约地感受到自己有些不对劲。至于没感受到但是已经发生了的,大概也有个一年半载了——这话是从丁于嘴里说出来的,愿他被陈老师用阴森森的眼神盯后背的时间能稍微短些吧。
话又说回来,不对劲,是指什么不对劲呢?
陈老师还不能把这不对劲说出去,你知道,要是他一个大老爷们儿跟他任何一个朋友——当然他的朋友也基本都是大老爷们儿——说自己经常有一种想把自己一特好的哥们儿拐进怀里吧唧一口的冲动,你瞅着他不得被一伙人七手八脚拐送进精神病院去。
更别提这哥们儿还是一东北大老爷们儿。
更别说这东北大老爷们儿还是胡海泉。
特会做生意的胡海泉,对着任何一个刁钻的学生家长都滴水不漏的胡海泉,和话唠学生一起瞎扯些天南海北的胡海泉,眯着眼睛缩成一团午休的胡海泉,在椅子上瞪着大眼睛改画的胡海泉……
不,这样他陈羽凡听着就跟个变态毫无区别。
正当陈老师在办公室里快把自己纠结个半死的时候,胡老师正领着几个人往办公室走。
他打算叫所有人开个会,有关于画室的生意,有关于排班表,有关于……
有关于最近不太正常的陈羽凡。
他总感觉陈羽凡在看着他,虽然之前也有,但是这次来得太露骨了些。
大概是从某个奇怪的学生家长打算给自己介绍对象的时候开始的?
不,那不过是个巧合——最好不要是陈羽凡对那个自己连名字都不记得的雌,不,女性生物有意思。
对人要有礼貌,胡海泉的个人素养逼迫着他在心里默默地把一串不带脏字的骂街吃了回去。
正所谓如果一个人不看着另一个人,又怎么会知道另一个人在看着自己。胡海泉其实也总是盯着陈羽凡的,虽然他掩饰得还不错,当然,他自己这样认为。
几个人走到了办公室门口,胡海泉把手放在了门把上。
“你是要答应去……相亲?”
被问到的胡老师转过头去看了发问的李响一眼,把对方脸上的复杂表情品味了一番,接着用一种叫人捉摸不透的语气轻飘飘地回了对方半句。
“我……”
之所以是半句,是因为话还没有说完,说话者就被突然打开的门里伸出的手拉了进去。

TBC

评论 ( 3 )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