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外

吃拆不吃逆,别问为什么【。

© 荒外 | Powered by LOFTER

玩游戏的段子x

未经预想

  亚瑟·柯克兰陷入了巨大的危机之中,他本人姑且是这样认为的。

  “所以说你必须要跳舞咯,亚瑟。”阿尔弗雷德难得正常了那么一点点的语气听起来极度地不怀好意。从这个脂肪团里面溢出的恶意简直比锡兰红茶的香气还要浓郁,英格兰的绅士如是想着。

  而正当他终于认命,决定展示大英帝国引以为傲的舞姿时,却传来了诡异的琴声。

  “阿尔弗雷德,把你的肥手从那架格洛弗钢琴上拿下来!”

  于是自由的信仰者一脸不情愿地用手打起了节拍,简陋而幼稚,却和由落地窗玻璃穿出的暖色阳光恰好合拍,而舞蹈者那双祖母绿色的眼睛里所映出的有些不甘心的笑脸,和绅士虽然是紧抿着却分明有着笑意的唇也相得益彰。

一如他们的爱情。

 

能不能勇敢说爱【指定的歌名

  阿尔弗雷德不是不知道身后那群人在说些什么。他们在窃窃私语着什么呢?那些虚无的流言蜚语在听力范围的最边缘肆无忌惮地嘲笑着他和他的森林。

  亚瑟不是不知道那些无所事事者在说些什么。他们在交头接耳着些什么呢?那些无意义的可笑猜测在他的手无法触及的地方无法无天地讥讽着他和他的天空。

  森林和天空之间是否只隔了一个大西洋,又有谁知道呢。而他们之间,也许只不过是有一层薄薄的纸。

  却没有人愿意伸出手揭开那张纸,去拥抱对方注视了自己许久许久的眼睛。

  他们是否不够勇敢,柯克兰先生这样想着,他不知道,他只知道那个自由的冒进者从未对他说过关于爱情的莽撞提议。

  所以他永远不知道我会答应他,看在他的金发的份上。


评论
热度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