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外

吃拆不吃逆,别问为什么【。

© 荒外 | Powered by LOFTER

【网近】【顾韩】《遇见一瓶酒的茶》(3)

发现二有个BUG,回头改了一下【x

三/你知道酒鬼吗

火球:醉哥!在?
千里一醉:?
火球:醉哥你知道酒鬼么
千里一醉:不知道
火球:……
火球:你和烟鬼不是挺熟
火球:怎么会不知道酒鬼
火球:噢重点不在于这个
火球:出大事了你知道吗
千里一醉:手速要用在对的地方
火球:……不是重点不是这个
火球:酒鬼闹退圈了
火球:我怕烟鬼也……烟鬼本来也就不怎么搞电影了再这么一闹……
千里一醉:不用担心
火球:?
千里一醉:没什么
千里一醉:就是叫你不要担心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顾飞一直都很清楚,剑鬼只是一个小马甲,正马是烟鬼。剑鬼对于这件事情被谁知道倒不是很在意,反正至多也不过被商业伙伴“嘿嘿嘿嘿嘿”几下。
毕竟剑鬼作为一个所谓正经学院派电影编导,突然跑去做耽美广播剧在国内业界来说也确实值得嘿嘿嘿嘿嘿那么一下。
不过烟鬼这个名字在网络配音圈的知名度还真比不上剑鬼,久而久之烟鬼反倒像是变成了小号,“剑鬼873”的四位数粉丝也就和“烟鬼492”的三位数粉丝一起待在剑鬼的浏览器收藏夹里。以至于刚知道火球是烟鬼的粉丝却不知道剑鬼时顾老师还愣了一会儿。后来想了想,毕竟火球的主要活动范围还是三次元,对于网配剧组后台人员不怎么了解也是正常的。
但如果是把顾飞和剑鬼之间的所有关系网摆上台面来看的话,实际上顾飞和剑鬼并没有熟到哪里去。
就比方说火球刚才提到的,酒鬼。
酒鬼到底是谁?

【吉祥物】千里一醉:酒鬼是谁?
【噫】六月的任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吉祥物】千里一醉:……?
【小惠】柳下:没事,小细姐在跟我们讲笑话呢。
【姐】细腰舞:哟千里!
【姐】细腰舞:怎么突然想加入女孩子的事业了啊hhhhhhhhh
【吉祥物】千里一醉:说正经的
【社长】七月流火:酒鬼?
【吉祥物】千里一醉:嗯
【社长】七月流火:他找你?
【吉祥物】千里一醉:没啊就随便问问
【社长】七月流火:那你就别问了,这当口不合适。

【【小惠】柳下从“重生紫晶广播剧社”向你发起会话】
【小惠】柳下:千里你可千万别在社长那儿提酒鬼
【小惠】柳下:什么时候该知道了你就知道了
千里一醉:……?

搞什么,一个两个都捂得这么严实,顾飞不得其解,又用搜索引擎查了查酒鬼,出来的尽是些不相干的东西,密密麻麻的网页列表里没有一个像是在谈论火球说的那个酒鬼。
顾飞第一次明白了所谓大家都知道而只有我像个不知世事的深闺佳……不,隐士是种什么感觉。
顾老师这会儿大概还没想到他可以直接去问剑鬼这档子事儿,当然,剑鬼大概也不知道自己的粉丝里居然有个会和千里一醉讨消息而不是直接问自己的。

酒作山河自逍遥
2016.9.17发布
再见。不再见。不见。
[图片][图片][图片]

剑鬼长长地叹了口气。事情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如果那个人能出来好好地说几句……也许……
不,那个人哪里有能够好好说话的时候。

永远
2016.9.7
#酒山河# 呵呵。
[长微博]

这事情,到底是必然,还是偶然?剑鬼不知道,其实也不太想知道。
酒鬼,别称酒山河,于剑鬼而言不相信他会做什么真正触及底线的事情。
除开去抢劫吕萨吕斯酒堡这种提案也许会让他产生些兴趣。
我大概是被他影响得太过分了……这种时候居然还有点想笑,剑鬼用手背盖上了额头。
电脑屏幕上明晃晃的信息让人不得不看着它。
【酒山河不就是个抄货】
【抄永远大大抄得开心吗聚聚】
【调色盘就摆在那里呢聚聚】
【太恶心了】
【一抄货还在那儿趾高气扬】
剑鬼终是看不下去,发了两条信息就关了电脑。

一条给千里一醉:
剑鬼:试音过了,明天拉你进群

……
一条给难得一醉:
剑鬼:不要太在意。

评论 ( 3 )
热度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