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外

吃拆不吃逆,别问为什么【。

© 荒外 | Powered by LOFTER

【网近】【顾韩】《遇见一瓶酒的茶》(2)

二/约个剧吗

剑鬼:千里,剧本看了没
千里一醉:在看
千里一醉:这文……你要的授权?
剑鬼:没,朋友要的
千里一醉:……
剑鬼:有兴趣吗
千里一醉:……
剑鬼:怎么了?
千里一醉:……行吧
剑鬼:那你录个试音,没问题的话就进剧组
千里一醉:策划谁
剑鬼:我
千里一醉:……导演谁
剑鬼:……韩家公子
这id从来没听过啊,顾飞摸着下巴想。
剑鬼虽然作为一个策导一体在听众层面不怎么广为人知,但是在圈子里一说起靠谱的策导,大家都会想起剑鬼这么个名字。
而韩家公子……这id怎么在奇怪的气息之中还流露出些鄙视众生的光彩……
但愿只是我想多,顾老师默默地敲起了键盘。
千里一醉:好吧,一会儿给你试音
剑鬼:好

……

“呼。”电脑屏幕前的剑鬼松了口气。
看来千里还不知道那件事。也对,千里一醉出了名地不闻世事根正苗红,怎么会对那些子虚乌有的小道八卦感兴趣。
只不过……千里一醉不感兴趣,不代表别人就都不感兴趣。
剑鬼划拉开微博,看着顶上五百多个@,捏了捏鼠标,终究还是没点进去查看详细消息。
而微博用户名那一栏,并不是剑鬼那个简单到有时候会被误认为僵尸号的“烟鬼873”,而是“酒作山河自逍遥”。
酒作山河……自逍遥。
这人如此记仇,哪里能有自逍遥这种快哉侠意?真是不知道在骗谁,剑鬼这样想着,关闭了网页,然后叹了口气。
我倒是,希望你能醉一次。

顾飞愣愣地坐在电脑前,看着剧本。
自从他开始配音以来,接过短萌全一期,接过三期小长篇,各种题材几乎来者不拒,但也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东西。
西幻背景就先不说了,虽然少是少,但也不是没有见过。
主要是节奏把握能力很厉害,只是这就不知道是编剧的火候还是原作的功力了。
开篇比水还没味道,要是自己是听众一定分分钟弃剧。
而到了中段,一个个伏笔被揭开,只叫人瞠目结舌,如同揭开貌不惊人的蒙尘布匹,而底下藏着的尽是些夺目珠宝。
尾段又平复下去,可又没平复完全就戛然而止,倒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虽然不太懂得欣赏,但这剧本……尽管是从来没见过的类型,也算不错吧,顾飞撑着下巴想了会儿,打开了试音词。

剑鬼(备注:老实过头的傻叉):来了。
【剑鬼向您发送了“【试音】金麦穗和赶车谣-雷德奇诺-千里一醉”】
【接收成功,网速统计352kb/s】
韩家公子:嗯
剑鬼(备注:老实过头的傻叉):你先听听
韩家公子:新认识的?没听过这id
剑鬼(备注:老实过头的傻叉):嗯,挺努力的小新人。
韩家公子:算了吧,你当年对着御天不也说这个么,结果不就一上蹿下跳的小兔崽子
剑鬼(备注:老实过头的傻叉):御天他确实很努力啊。
韩家公子:……
韩家公子:罢了。
韩家公子:希望这次你没瞎

【导入音频中,请稍后】
【导入音频成功】
“自然,只有用血浇灌的土地才会生出金色的麦穗。”沉稳的男声从耳机里传出来,虽有力度却不失温和。
声音不错,够硬,这是韩家公子第一想法。
毕竟和剑鬼这种哑得不能再哑的声线待得久了,听什么都是好听的,韩家公子是这么觉得的。虽然这想法要是被甩出去一定会遭到粉丝群殴,尽管千里一醉实际上也没多少粉丝。
“你要往西北,还是往东南,西北有深渊,东南有大漠,深渊有恶犬,大漠有蜃楼。”
戏感稍微有点僵,还在可以矫正的范围。
韩家公子百无聊赖地听着一句一句台词在耳机里响过。无功无过吧,这个角色……给他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还缺了点……东西。
“呵,上车吗。”
这句话与之前那几句不痛不痒的台词截然不同,韩家公子坐正了,拉着进度条来回听了几遍。
很像,跟原作者的描述简直如出一辙。
“他坐在满载着稻穗的木制马车上,天边的流云堆叠成柔软的白棉,金黄的稻穗上洒满了暖调的阳光,他向他伸出右手,如同献上斟满日光的小碟,他开口,如同温柔的黄昏,亦如微冷的清晨,声音里有金麦穗,有血红的土地,还有不知词句的赶车谣。”
天知道他当时看见的时候只觉得扯淡,谁晓得还真能碰上一个。
事情可能稍微有点趣味性了,韩家公子笑了笑。

而顾老师打了个喷嚏。

评论 ( 6 )
热度 ( 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