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外

吃拆不吃逆,别问为什么【。

© 荒外 | Powered by LOFTER

【暗表】《归还》外篇1

因为主线之外的想法实在是太多了……无论哪一个都不舍得放弃啊qwq

设定篇还请从我的个人主页翻找,很抱歉……

___________

《归途》外篇_1

《隐秘契约》

        无名的王国存在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以至于连国王都不记得它的名字,毕竟现任的国王是个非常年轻的人,而且因为契约,他还将永远年轻下去。

        在很久很久以前,当现在的国王——武藤游戏刚出生时,他的契约者就出现了。尽管契约者是从被契约者出生时就存在的,但是契约者出现在被契约者身边的时间点并没有定值。

        因为当契约者出现时,被契约者就要开始承担“让契约者存在于此世”的义务。如果契约者的力量过于强大,那么被契约者所需要承担的代价就越重。

        换言之,契约者出现得过早,除了契约者力量低微以外,也有可能让被契约者因无法承担代价而死去。

        不知道是不幸还是万幸,武藤游戏的契约者——那个似乎是纯金制的积木,似乎并没有什么力量,未来的国王陛下避免了在婴儿时期就离开这个世界的命运。

        武藤游戏出生七年后。

        “武藤殿下在哪里?”“在后院里玩积木。”“武藤殿下喜欢积木?”“比喜欢他自己更喜欢。”

        武藤游戏有着金色的刘海,温和的面目,虽不失亲和,但终归失了些王者应有的气概。成天玩积木——他的契约者——也似乎成为了“智力低下”的证据。

        侍从们都离开了,留下他待在这空旷的庭院里,和他的积木一起。鸟雀的声音时有时无,树叶随风摇动,早夏的花香萦绕在灌木丛之间。

        年幼的王子殿下笑着,看着他拼好的积木再一次分崩离析,这是自他记事以来的第一百八十三次。

        “我还没有资格足以见到你吗。”

        王子殿下似乎颇为苦恼地眨了眨紫色的眼睛。

        “我会努力的,为了见到你。”

        积木闪过了一瞬间的光,在金属表面上映出武藤游戏的影子。

        王子殿下笑了。

        武藤游戏出生十六年后。

        “武藤殿下在哪里?”“在书房里玩积木。”“他喜欢积木吗?”“比喜欢他自己更喜欢。”

        这个国家从成立之始就以剑与魔法闻名于世,十六岁的武藤游戏,到了应当通过仪式以获得自己的召唤兽的时间——他毕竟没有能够像他那有着金色头发的友人一般,长得一张剑士的脸。

        召唤兽与契约者不同,它是本身就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因此并不需要承担“使它存于此世”的代价,而只需要承担“使它听从”的代价罢了。然而即使如此,召唤兽的能力大小,也是由召唤者本人的力量决定的。

        也许这次召唤兽的获得,是唯一可以留在王宫的机会了吧——毕竟在这个崇尚力量的世界,尤其是在以强大力量服众的王室之中,无用者是不能被允许留下的呢。王子殿下眨了下眼睛。

        仪式并没有确切的时间,有的人在召唤台上苦站一天也不会有任何成果,而有的人,只要一靠近召唤台,耳畔就会被此起彼伏的召唤兽发出的咆哮声淹没。

        早晨烂漫的霞光逐渐散去,太阳逐渐攀上天穹的最顶端,王子殿下已经在召唤台上端坐了近十个小时了。

        积木快要拼好了。

        人们并不是第一次见到王子殿下玩积木,但是直到今天,他们才明白,王子殿下确实是喜欢积木胜过喜欢自己的。

         时间缓慢地流去,黄昏的霞光洒满了大地。

        当召唤成功的光芒亮起时,武藤游戏惊讶的反而是今天拼积木的进度:“……真是太快了。”

        这声轻微的感叹刚落下,召唤兽也露出了真容。

        黑色的龙。黑色的魔法师。黑色的……王子殿下?

        “终于见到你了,另一个我。”王子殿下不久前才摆脱少年范畴,而这刚刚脱离少年时期,尚还略显稚嫩的脸上呈现出灿烂的笑容。

        那时候积木上的人,原不是我,而应是你。

        “……伙伴。”黑色的王子殿下发出了召唤。毁灭之龙和黑魔导士互相看了一眼,消失在空气中,只留下了两张卡片作为印记。

        从今往后,就可以通过召唤台以外的方式获得召唤兽了,尽管第一只召唤兽是最重要的存在。

        不过契约者也可以拥有召唤兽的吗?王子向黑色的王子投出了疑惑的眼神。

       我忘了。黑色的王子以眼还眼。

       武藤游戏正式成为国王后。

       无名的王——曾经的黑色的王子殿下——确实是武藤游戏的契约者。

        而当时过早的出现,不过是王者之心作祟:能够得到我的契约的,到底是什么人呢?

        由于武藤游戏的力量实在是不足以承担代价,所以使用了积木作为载体,暂时以封印力量为代价留在武藤游戏身边。也就是说,假如这个人本身并没有足以承担全部代价的力量的话,那么无名的王将永远是一堆金色的积木。

        “另一个我……你原来这么信任我啊。”

        “嗯。”

        不过到了后来,到底是信任你能让我脱离积木的躯壳,还是爱你到了即使作为积木也愿意留在你身边呢?

        我也不清楚了,但并不是忘了,

end

评论 ( 6 )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