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外

旧坑撒土施工期,更新缓慢,关注慎重。

© 荒外 | Powered by LOFTER

【TFP】【声救】求而不得二重奏(7th)

【TFP】【声救】求而不得二重奏(7th)


_(:з」∠)_大家好,文档快要把我卡死了。

前文请搜索声救tag或 求而不得二重奏 tag(因为我突然发现声救这个tag底下其实也已经过二位数了……)


papa读心者设定有。

本回涉及内线频道私设。

其它:依然是见仁见智的OOC问题。


我估计这篇先认识到一切的会是papa,但先表白的搞不好会是老救【无责任推测【等等好像作者是我哦???


以上均可接受请下翻。


【TFP】【声救】求而不得二重奏(7th)


7th_loading(缓冲)


  Soundwave走出了环陆桥——当然,还是他自己给自己开的。


  Ratchet正在给Smokescreen做修整,医生面无表情地用扳手拧着蓝色跑车的不知道哪个零部件,只听见跑车在那儿嗷嗷地叫,同色系的卡车端坐于旁,面色凝重不亚于参加哀悼仪式。


  医生没有多看Soundwave,只是用光学镜确认了一下进来的是谁——其实也根本用不着去确认,除非博派基地的环陆桥已经在连医生都不知道的时候进化成了不用指令就能随便开的类型,回来的当然只能是Soundwave,其他的狂派成员是绝不会乐意到这儿来的,报应号上什么都有,设备和能量一应俱全,而博派基地……?


  呵。


  搞不好现在Starscream还在开舞会呢,情报官不合时宜地想。


  他试图去“听”Ratchet的想法,接收器里却全是“磨损”、“更换”、“修理”之类的词,还掺着两三句什么“标准件”和“螺栓”,最有感情的一句是“嚎那么大声是可以止痛吗”。


  这家伙在工作的时候简直跟Shockwave一样无趣。


  过了不知道多久,Smokescreen的惨叫终于停止了,不过想要让他安静下来似乎依然是痴人说梦。


  “你就不能轻一点吗Ratchet?!”


  “知道疼就不要擦着护栏开快车,”Ratchet低下头去整理东西“你看见Knockout这么干过?”


  “他那是怕擦着漆!我才不——”


  Soundwave敢说这个小跑车绝对是被医生瞪他的那一下惊得没了后半截话……好吧,也许还有一部分原因在于Ratchet手里的扳手。


  被无声恐吓的Smokescreen瞪着光学镜跑走了,他声称要去和Bumblebee一较高下,但很显然,不是指赛车方面,否则Ratchet可能会考虑直接把他的变形齿轮锁上两个行星循环。


  老医生对Bumblebee的保护欲可比对他强得多了,谁知道为什么。虽然他自认身为天之骄子,可是Bumblebee也不弱啊,还有Prime,明明比所有机子都要强,可医生总给人一种Prime才是最需要被保护的那个个体的错觉……噢普神,他到底在想些什么,Prime当然需要保护啦!


  领袖追随者Smokescreen为自己的错误想法陷入了深沉的羞愧中,甚至因此输掉了联机游戏。


  另一位资历比较老的领袖追随者Bumblebee在聆听了他的芯路历程之后说:“为什么你要这样想呢?Ratchet只是比较信任你而已,他对你们这种蓝色系的伙伴都是很信任的,比如Arcee啦,Ultra Magnus啦,不都是这样吗。”


  “可是Prime也是蓝色的。”


  “是的……你和他之间就差那么点儿红色!也许你可以考虑换个涂装?”


  “也许我可以尝试一下……”


  而睿智的,可靠的Raphael看着Smokescreen渐渐走远的背影,小声地问了一句:“你们的话题重点在哪儿?”


  “……”


  这种小插曲对于Soundwave来说不值一提,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向结束了工作的Ratchet走去,对方抬起头来看他,说了句声音轻得跟没有一样的“辛苦了”,又马上低下头去收拾东西。


  他总像是有很多东西要收拾似的。


  “我想跟你谈谈。”


  “……谈什么,”医官的思绪总算是从无穷尽的工作中脱出了一点点,“你说。”


  “有关于Optimus的事。”


  “他的事?你认为这样就有理由黑进我的个体内线频道?”


  Ratchet的面甲上依然没有表现出什么情绪波动,只是在他的光学镜主视点表面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块白色的对话框,而对话框里的内容则比他的表情有生气得多——尽管除了Soundwave以外没有谁能看到。


  “是你喜欢他的事。”


  Soundwave看着对方的表情一瞬间从蓝星冬日进入了赛博坦内战。


  “……”


  Ratchet扶着自己的头雕看了看面前这个一片漆黑的倒三角屏幕,感到自己处理器在一阵阵地疼。他努力地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切出了内线文字通讯交互链,用发声器很小声地说了句“过来”。


  小声,但咬牙切齿,这是Soundwave听到的内容。


  而仓皇失措和更多的杂七杂八就是他“听”到的内容了。


  Soundwave现在确认了,这个医官的内芯活动确实很有意思——那些杂七杂八太有趣了,你应该想像一下八十个引擎在那儿叫着“逃跑”,而只有一台风扇在碎碎念着“冷静,要冷静”的场景,那么你也会和情报官一样在芯底里发笑了。


  这种有趣的情绪活动甚至让Soundwave在一瞬间遗忘了之前的悲观情绪……又或者是受那些悲观情绪的影响,他才会再次在医官的内线——这次是加密音频通讯链,对他来说黑进医官的任何通讯系统都太容易了——里用Shockwave的音频说:


  “——你的上司已经知晓。”


  由于内线无法被外部听到,在其他成员眼里就变成了Ratchet走着走着突然毫无预兆地一个没踩稳差点儿扑在地上,吓得Bumblebee和Raphael连忙冲过去问他发生了什么事,连Ultra Magnus都像是有些慌了似的。


  “……没,什么事都没有,”Ratchet摆了摆手,用平静却又颇具威胁性的语气推开了Bumblebee和Ultra Magnus扶住他的企图,“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Magnus你去看着Smokescreen,别再把车门掀了,Raf帮他定一下坐标……我很快回来。”


  他们看着Ratchet离开,一时有些愣。


  最先开口的是Raphael:“额……他是不是扭到腰了?”


  “确切地说,这是不可能的,”博派的副官十分严肃,“实际上对于我们来说,拦腰截断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反而会比较高。”


  “……”


  而他们所不知道的是,在Ratchet交代完琐事的下一秒,Soundwave就收到了一条异常凶狠的内线回复。


  “你以为你和我有什么不一样?”


  如果狂派情报官没有在那一片担忧和关切中“听”到了微弱却再真实不过的恐惧,他也许真的会相信博派的好医生猜到了些什么呢。


  然而那句话只不过是下意识的自我保护而已,他“听”得清清楚楚。因为太过于清楚这件事,他甚至有一种隐晦的窃喜突然产生——并不是所有的机子都像Optimus一样敏锐,而Soundwave的能力足以让他在大部分机体面前把自己伪装得毫无破绽。


  至于更加重要的方面,无论是战斗、侦查、解码、编码还是揣测意图……对他而言全都轻而易举。


  而医生呢?


  他除了技术,和那群伙伴以外一无所有。


  但Soundwave却突然有点羡慕他,尽管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而已。


  也许他最近太过于关注这个机体了,以致于产生了一些奇怪的情绪。这本是不该出现的,有Megatron一个异常情绪信号触发源就已经够给他添麻烦的了,幸好最近他对于Megatron的信号也不是特别敏感……甚至说已经快要回到意识到“他爱着自己的领袖”这件事之前的水平也不为过,这可能也是他把关注力转移之后所产生的附带成果之一吧。


  他循着Ratchet离开的方向走出了基地主室,医生的那些伙伴没有注意到他。


  只有医生站在拐角处,用一双有着辅助视点的特殊型光学镜看着他。


  那究竟是怎样一种情绪呢,真是令他好奇。


TBC


评论 ( 7 )
热度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