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外

旧坑撒土,争取日更,更新缓慢,关注慎重。

© 荒外 | Powered by LOFTER

【TFA】【禁诈】Which gun do you want?(END)

【TFA】【禁诈】Which gun do you want?(END)

投喂炽总 @本三社 【但不是点文哦,不好吃算我的【喂

一个很迷的梗wwwww事先一提我不是枪械爱好者,如有BUG欢迎评论解决

CP:【TFA/08动画】禁诈

【TFA】【禁诈】Which gun do you want?(END)

  你想要哪一把枪?

  这种奇怪的问题从来不会出现在赛博坦生命的提问清单里,他们有更高科技含量的东西可以使用,塞星通行的激光武器不存在蓝星枪械所拥有的大部分问题,无论是后坐力过大,子弹耗量,射程过短,诸如此类不利要素全都不在考虑范围以内。

  不过有的时候,某些个体还是会对“枪”这种东西产生需求的,毕竟不是所有的生命都和TF一样从睁开光学镜开始就自配激光武器,也不是所有和Swindle进行交易的生命个体都生活在科技水平足够高的地方。

  这也就能够解释,为什么黑芯军火商会和赏金猎人蹲在一堆枪械——完全不被他们本身所需要的那种——前面开展讨论活动了。

  “这次的买家是怎么回事,”Lockdown把两杆滑膛枪捏在手里,还得小心别把它们的枪管掐折了,“他难道是个古董收藏家?不然买这些没用的东西干什么。”

  “职业操守,注意职业操守,Lockdown,”Swindle把银质子弹铺成一排,看着那些对他来说比结晶粒子大不了多少的东西在飞船顶灯的照射下闪着漂亮的光,“不要质疑客户拿这些东西去干什么——定金会告诉我们一切。”

  “我可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轮得到你跟我提职业操守这种东西,再说了,定金?你觉得那个不值一提的数额可以代表什么吗,”赏金猎人不屑地发出哼笑,“这些东西还不如Megatron的飞船通讯频率值钱。”

  “钱代表钱本身,这就够了。”

  他早该明白所有的东西在这家伙眼里都只是钱,或者还没有变成钱的钱而已。Lockdown默默地在CPU里给这个紫色光学镜的财迷炉渣记了一笔。

  军火商笑眯眯地把子弹塞进弹夹里,这件工作对他而言不算困难,但在赏金猎人眼里就像是一个城市金刚在逮石油兔子——视觉观感问题,这看起来实在有些不太妙,尽管Swindle的动作实际上还蛮利索的。

  银质子弹,射速慢,精度低,熔点低,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中看不中用”了,不过这是客户要求,Swindle也懒得像Lockdown似的从各种实战意义去讨论这种东西到底有多少缺点……不过这可真奇怪,Lockdown又不屑于使用这种东西,他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关于它的内容?

  要知道,在他们的母星,银可不是一种经常被用到的金属元素,枪也不是一种常用的道具。

  “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个商人。”Lockdown挤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在他那张黑白面甲上显得有点像什么奇怪的扭曲图形,额,大概不是能够卖个好价钱的那种。

  “但你听起来像是用过这种东西似的,”Swindle还是笑眯眯的,表现出适度的好奇心有利于获取情报和把柄,当然,会不会被对方看穿就是另一回事了,“哪种比较好用?”

  “膛线枪,结构精密,射击精度高,不烫手,最好是后坐力比较小的,虽然以我们的体型来说我更建议你使用榴弹发射器。”

  “我当然不会去用那种东西,”啊,三百个六发装弹夹,二十杆旧式滑膛枪,也许真如Lockdown所说,这些小玩意儿只是某个古董收藏家的需求而已,Swindle芯不在焉地想着,“只是了解一下,万一有需求呢。”

  “哼,也许你想听听我的需求?”

  “价钱够优秀的话我考虑一下。”

  赏金猎人看着军火商半眯着光学镜,一副“随便你怎么说反正没钱我就当场下线”的表情,撇出了一个冷笑:“我保证价钱够优秀。”

  “你今天气势倒是挺不错……那价钱有多优秀?”

  “这儿整艘船都是你的。”

  军火商的光学镜一瞬间变得雪亮,紫色的光差点儿没把赏金猎人闪瞎了,却又在下个瞬间暗了下去,就像刚才只是赏金猎人的错觉似的:“请务必说来听听。”

  “我要的东西,全宇宙只有一个。”

  “这倒是值得起价钱。”军火商依然是笑着的,牵着他左边嘴角的是他的自信,牵着他右边嘴角的是这个单子的价值。

  “火力高,装甲优秀,移动速度够快。”

  “……你是在说一座可动堡垒?”

  “不,只是把枪而已,我喜欢的那种。”Lockdown的语调突然变得非常地低沉,让军火商人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到底要不要让他继续说下去呢,Swindle笑眯眯地在CPU里盘算了起来,一把“装甲优秀”并且“移动速度够快”的枪?也许Lockdown今天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喝了很多奇怪的油也说不定,不过……能让他处理器不清醒到能把整艘船交给军火商的油?

  他怕不是喝了假油吧。

  “Swindle?你还在听?”

  “Yeah,我在听。”

  “哦,那行,”赏金猎人笑了笑,“火力高,装甲优秀,移动速度够快,让我想想还有什么……它长得很漂亮,对,很漂亮。”

  好吧,“漂亮”,倒像是个常见的形容词,用来形容什么东西都不奇怪,不管是一座移动堡垒,一杆枪,一朵花,还是一个人……

  “还有什么特征?你知道这种东西也算不上全宇宙只有一个,”Swindle摊了摊手,“我下个月可以给你搞来很多这种东西。”

  “不用下个月,如果你接这单生意的话现在就可以。”

  “嗯?”Swindle感觉有些不太妙了,难道他在充电的时候把自己的子空间库存说漏了嘴?

  “火力高,装甲优秀,移动速度够快,漂亮,狡猾——我喜欢的那种狡猾。”赏金猎人说得很慢,几乎是一个词一个词地从发声器里往外面冒,同时他和军火商之间的距离也一步一步地缩得越来越短了——这让Swindle感觉更加不妙。

  “你最好确认那真的是一把枪……我可没有听说过这种东西,你到底想要哪一把?”

  “我想要哪一把枪?”Lockdown眯着红色的光学镜,打量着眼前这个一直保持着笑容的财迷炉渣,而Swindle默不作声地后退了半步。

  “如果你是一把枪的话,就是我想要的那把。”

  这个财迷炉渣被吓得瞪大了紫色光学镜的面甲真是该死地好看。

END

评论 ( 3 )
热度 ( 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