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外

旧坑撒土施工期,更新缓慢,关注慎重。

© 荒外 | Powered by LOFTER

【混合背景】【BBBR】旅星(2)

【混合背景】【BBBR】旅星(2)


之前忘记说了_(:з」∠)_本文适合搭配Maroon5的《Lost star》和《Lucky strike》阅读。

《Lost star》是本文标题灵感源,指向主CP(蜂救),《Luck strike》指向本文所涉及的其他CP(详见文前预警)。

(1)及文前预警:http://xiehuangbao.lofter.com/post/2ee739_128f5e8d


主CP:TFP  蜂救/BBBR

本回其他涉及:(G1)爵警,铁救,双子(炮毛炮无差)

由于涉及CP比较多,就不打除了主CP以外的角色tag了【据说有人认为CP文不应该打角色tag……_(:з」∠)_我对这件事保留意见

请勿在本文评论提及拆逆(反正我在这儿没提到的也希望各位不要在这儿提就是了……)。


以上均可接受请下翻☆



【混合背景】【BBBR】旅星(2)


  ——Take my hand.(握紧我的手。)


  “噢——所以你们是从别的世界来的?”Sideswipe显得十分好奇,如果无视他正在和兄弟进行手指互戳游戏的话,这种好奇也许会显得更严谨一些,但现在这个动作让他的表情显得有些滑稽。


  就是那种“天呐我到底该先照顾哪边”的滑稽,我想你会明白的,如果你也有过“在和某人交谈时受到另一个无法拒绝者的骚扰”的经历,就很容易理解,更何况Sideswipe甚至还挺享受这种“骚扰”……最起码在Sunstreaker试图把他的两根手指打成结之前是这样没错。


  “Beep.”Bumblebee点了点头,没有说更多的话,事实上即使他说了也没有谁听得懂,Ratchet去和这个世界的Optimus交流——好吧好吧,小侦察兵现在对于这个世界也有Optimus这件事完全不震惊了,更何况这个Optimus好歹和他认识的那个长得比较像一点。


  长着角的那个Bumblebee——也就是这个世界的Bumblebee——站在一边儿跟一个人类聊天,这可真是令人羡慕,没有角的Bumblebee默默地想着。


  别误会,他当然不是羡慕同名者的角,他也曾经有过那东西(*1),而是羡慕他的发声器,一个完整的,可以说出任何语言的发声器。嗯,也许还有一点点羡慕对方的身高?毕竟和一个人类差不多高的TF看起来真是非常神奇,也非常亲切。


  不过,其实他以前也羡慕过Optimus的身高,当然是说他认识的那个,这可真是一件令他芯情复杂的事。


  而另一边,正在和这个世界的Optimus一众进行交流的老医生就没那么多闲情逸致想东想西了。


  “时空平面折叠?一个奇怪的命题……额我是说,其实我听不太懂,不过也许我们的队伍里会有谁能够帮助你?”Jazz摊了摊手,试图表达他对当下议题的意见,但他的朋友Prowl显然对此不够认同,尽管这一点只表现在他门翼的动作上。


  而这个世界的Optimus没有跟老医官做更多的讨论,他转过头去跟正在敲打键盘的另一个Ratchet说:“把Chip找来。”


  他的行事风格比另一个Optimus直接得多,当然这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尤其是在老医生迫切地想要解决问题的情况下。


  很快,Chip来了,这个坐在轮椅上的人类似乎对这种情况很感兴趣,他的知识也确实足以支持他和TF们讨论这个话题,这总让Ratchet想起Raphael,虽然外貌和年龄都不同,但求知欲和智慧在任何时候都魅力不减……这话题扯得稍微有点远了,让我们转回到当下的状况来。


  由于时空平面的意外折叠,所以Ratchet和Bumblebee掉进了这个世界,由于他俩跌进来的时间点中间有一段空隙,所以老医官和侦察兵出现的地点也不一致。


  “——幸好你找到了这儿,”Chip敲着键盘,声音听起来和他的手指动作一样轻快,“不然我们可能要面对一个崭新的解码问题……你有兴趣跟我详细谈谈那种发声规则吗?”


  “如果有机会的话。”


  “那可真是太棒了……哦,看看这个!”


  白色的Ratchet凑过来打量了一下屏幕上的图像,发出赞叹声:“了不起,你找到了那个重叠的坐标点,接下来我们该考虑下后续的处理了。”


  “如果进行反向传送,我们得重新计算重叠坐标,”Wheeljack的音频接收器跟着他说话的节奏闪来闪去,“毕竟我们不能改变时间的进程。”


  是的,比起改变第四维度,推算三维世界的变动显然简单地多,前提是他们不要算出一个垂直坐标令人匪夷所思的地点……但要达成这个前提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天啊,这是第几个了,”就连围观到现在的Spike都开始抱怨了起来,“第一个是地心,第二个是河外星系,第三个是太阳表面……这回又是什么东西?”


  “大气层表面,”Chip的情绪倒是稳定得多,他甚至还有心情讲解这个坐标的不合理性,“如果我们在那儿进行移动,会被烧成一堆灰。”


  “我们是不是应该祈祷下一个坐标不会出现在一颗彗星上面?”Jazz试图开个玩笑缓和一下气氛,但Prowl还是不怎么同意他的意见,这回他直接说了出来:“彗星的坐标是动态的,Jazz.”


  “Prowl说的没错,不过我们还没有计算过动态坐标的可能性呢,”Chip似乎振奋了那么一瞬间,然而下一个瞬间他又否定了自己,“可如果我们计算出那个坐标,还要推算它的运行轨道,而重叠点的运动速度又非常地快,并且运行轨道多半是不规则的……”


  “除非我们让这两位客人直接朝着那个运动中的点撞上去,否则成功的可能性不是很大,”白色的Ratchet晃了晃手指,以示他对这个提案的反对,顺便招招手让远处的Ironhide——也就是之前Bumblebee刚醒来时看到的那个站在白色Ratchet身边的红色机体——过来,“更何况从视觉意义上我们根本看不到那个点……它并不会像一个Decepticons一样朝你直接撞过来。”


  “那种东西,就算朝我撞过来我也不会直接冲上去,”只听了半截话的Ironhide摇了摇头。


  “对,除非你希望再被捆在修复室里一整天。”Spike打趣道。


  “可别再提那个了。”Ironhide用很小的声音说了这句话,鬼知道那天他经历了什么。


  站在一边的Prowl看起来并没有心情参与这场头脑风暴,他只是转过头来跟橙色的医生说了句:“也许你们要留在这儿几天。”


  “不要用那么严肃的语气说话,Pro,”Jazz尝试着让气氛稍微活泼一些,“也许他们会愉快地度过这几天。”


  但Prowl依旧反对他的意见:“Decepticons可不会放假。”


  “虽然有理有据,但为什么你今天总是反对我的意见?这可是第三回了!”


  “……”


  这个黑白机子大概并没有想到看似大大咧咧的同僚会注意到没说出口的那次反驳,老医官默默地瞥了Prowl一下,他已经模糊地知道这两者之间的关系有些不同寻常,这种事情他在战前见得多了,只是……


  战争总是使爱情流离失所。


  虽然这里的气氛比原来的那个世界缓和得多,他也总是遏制不住地想起这句话,又或者是这里超越友情的因素多过了头,使老医生莫名地察觉到危险的气息。


  但愿他们能够早些回去。


  最起码在那边的世界,有更多的人听得懂Bumblebee在说些什么。


TBC


注:

*1【他当然不是羡慕同名者的角,他也曾经有过那东西】:参考普神圣约的插图(http://www.tfclub.com/wiki/%E5%8F%98%E5%BD%A2%E9%87%91%E5%88%9A%EF%BC%9A%E6%99%AE%E7%A5%9E%E5%9C%A3%E7%BA%A6的“ Chapter 9: The Great War 第九话:狂博内战”第二张插图,剧情时间线WFC),实际上在TFP之前(假设依资料所说TFP续接WFC)Bumblebee应该是有角的,尽管TFP发声器破损的画面是没有角的设定……就当我想玩梗吧【。


评论
热度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