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外

旧坑撒土施工期,更新缓慢,关注慎重。

© 荒外 | Powered by LOFTER

【G1】【铁救】工作有关(END)

【G1】【铁救】工作有关

题文无关预警。

原梗自 @帕西咔哒 的铁救图【哪一张就不说了_(:з」∠)_看不出来是我的失败……

虽然跟原图出入还是有点大吧ummmm

祝阅读愉快。

【G1】【铁救】工作有关(END)

  霸天虎在这次战斗中似乎终于吸取了前役的教训,提高了射击命中率,顺道改变了“不在战场上殴打医护人员”这条从来都没有存在过的优良传统。

  Ratchet被击中了左臂,算不上什么大事,激光射线的强度甚至不能够使漆面产生划痕,顶多也就是借由辐射扰乱内部零件的运作……好吧,最起码从表面看起来确实没有什么大事,他决定把自我检修放在工作结束之后。

  战时的工作总是很忙碌的,哪怕撇开Jazz和Blaster载歌载舞、双胞胎小玩笑、机械恐龙甩尾巴等等这些小麻烦,你也不得不面对更多乱七八糟的问题,什么Bumblebee的后备箱盖儿被花盆砸啦,Wheeljack又把实验室炸啦,Optimus的钛扭力杆赌输啦——噢,除了最后一条。

  不过总的来说,Ratchet还是很热爱工作的,除了现在——在第三次把Prowl认成Bluestreak之后,他觉得自己可能真的需要休息一下。

  事实上他已经很久没做过自我检修了,所以也很难推测到底是出了什么毛病……也许是之前那一枪透过装甲命中了整流器接线?又或者是有什么东西接触不良了?

  他多多少少有点昏昏沉沉,到真能休息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白天里四处乱晃的家伙们现在一个都看不见,只有现象一号内部的指示灯闪着暖光。

  “你今天看起来状态不佳啊。”

  Ironhide从一片暖光里向他走来,红色的涂漆上裹了一层昏黄的灯光,蓝色的光学镜也被混合在这片温和的颜色里。

  “有一点儿小麻烦,我马上就可以解决。”Ratchet耸了耸肩,用左手拿起了搁在一边的焊枪,以示自己完全可以轻松解决问题,但很显然,客观情况和Ironhide都不赞成这个观点——因为那个焊枪从医生的手里滑脱了。

  Ironhide在可怜的焊枪摔到地上之前拯救了它:“能让一个医生连焊枪都拿不稳的小麻烦?看来你中的那一枪使你的精神出现了毛病,这种事情我以前见过……”

  “你最好不要现在开始深夜故事会,”Ratchet露出一个带着困意的微笑,“虽然我并不是很介意,但是显像一号需要休息了。”

  ……看来医生今天病得不轻,Ironhide这样想着,举起了那个大难不死的焊枪:“那么,我想你应该也不会介意做个充电前检查?”

  “如果好Ironhide是一辆救护车,他就不会举着焊枪说‘检查’了。”Ratchet的嘴角有些往下撇的趋势,但这并不妨碍他继续笑着。

  而Ironhide,这个勇敢的好战士依然试图用焊枪说服扳手。

  “一个好Ratchet需要辅导一位同机型战友进行医疗技能培训……”

  这种无意义的扯皮直到白色的机体撇着嘴向红色机体伸出左臂才结束。

  Ironhide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对方的上臂甲,里边儿的导线和各种杂七杂八的结构透过破损的绝缘层向外喷着火花,没有了外甲的隔绝,这些噼啪作响的声音听起来简直像什么声势浩大的摇滚演唱会。

  他果然病得不轻,Ironhide想着。

  “不要愣着,”对方的语气里灌着一股子困倦,“把平口钳拿过来,备用螺钉和焊料在你后边儿箱子里。”

  红色的机体于是终于开始了他的“检查工作”,尽管大部分操作都是白色机体的口头指挥。

  “先撤焊枪再撤焊料,虚焊容易发痒。”

  “嗯。”他倒是想了想医生挠痒痒的样子,不敢深思下去。

  “螺丝别拧太紧,喘不上气。”

  “嗯。”哪个Transformer需要喘气?

  “基极和发射极不要接错……好热。”

  “嗯……嗯?”

  他抬头去看白色的机体,对方面甲上挂着冷凝液,光学镜不甚明亮,昏黄的光贴在颈侧,沿着管线的边缘描出一层毛绒绒的边儿,柔软得像是医生光学镜里面含着的睡意。

  “……没什么,”Ratchet犹疑了一下,呼出了一口气,“你好像把我的正温度系数热敏电阻和负温度系数的接反了。”

  那口气轻轻地落到Ironhide的臂甲上。

  他觉得自己的正温度系数热敏电阻可能和负温度系数热敏电阻反接了,不由自主的。

  END

评论 ( 4 )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