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外

旧坑撒土施工期,更新缓慢,关注慎重。

© 荒外 | Powered by LOFTER

【TFOC】《契布曼号》

是我家OC和 @滴格里斯:D 家OC的冒险大乱斗故事!【呸【契布曼号是暂用名

总计出场角色:

星蚀家的:侵蚀,电离,毕维斯,失速(他真的有出场我才没骗你)

我家的:洁净,准线,幸运盒子(有没有子都无所谓啧)


《契布曼号》

序节


  契布曼号停靠在一个繁华的贸易港里。


  它得到了港内很多交易者的注视,那两个巨大的外置推进器实在有些显眼过头,非常好地展现出了其拥有者的特质——要么是生怕不被抢劫的暴发户,要么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捣蛋鬼。


  尽管事实上,侵蚀(Erosion),也就是这艘飞船的所有者,刚刚好介乎于这两种猜测之间,或者说他两者均沾也不为过……反正他确实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有钱人。


  你不能指责一个军火贩子看热闹不嫌事大,哪怕是一个曾经的军火贩子。


  当然了,不管是军火贩子还是曾经的军火贩子,都不可能为了制造混乱而出现在贸易港里,侵蚀的目的比这有价值得多。


  新科技、新材料、新雇员、高纯、能量、钱。


  这样一说下来,这个前军火贩子,现无证黑客还是很有机生追求的,某些意味上。


  “嘿,我想你会需要这个新型号的涡轮机,这可是从原点星搞来的好货色!”不知道从哪儿凑上来的小商贩熟练地在面甲上展示了一个商业微笑。


  侵蚀也摆着副笑容去看他的商品——噢,真是台好涡轮机,鄙视低端(相对而言)赛博坦科技的原点星才不会往外面出口废品以外的东西呢,这玩意儿在原点星上恐怕连贫民窟家用标准都达不到,更别说当做“好货色”了。至于赛博坦住民,单以侵蚀而言,他也不会乐意被这种商品消耗费用。


  于是侵蚀保持着笑容,转过头去,走向另一个小摊贩——那确实是个“小”摊贩,假如忽视他身为大型机的事实。


  这个大型机正在出售一些外星植物,有些长着牙,有些伸着舌头,有些支楞着角,有些扑扇着耳朵……普神知道他到哪儿去弄来这么些东西,不过这其中的一些物品还是值得考虑一下购买事宜。


  毕竟,植物确实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它们柔软,坚硬,富有生机,宣告死亡,集所有的矛盾于一体,美妙而值得为其着迷……


  噢,他可不是来听自然主义者讲座的,侵蚀简直想要上翻光学镜。他只是想要采购点有价值的东西,也许顺便说点俏皮话,好让这个大型机去揍刚才那个卖假货的贩子一顿。但,谁知道那个大型机居然有那么……那么宗教主义一般的情怀。


  好吧,好吧,也许他确实有点居芯不良,但那并没有什么关系,反正他买到了新材料——比钛合金更坚固的外星植物牙,虽然他不太想知道这些牙的原主一般用它们干什么。


  新材料已经到手,新科技……恐怕这个小破贸易港不会提供给他更多内容物了,高纯和能量也同理,至于钱,他得找些更容易出大价钱的买家,那么还有哪些需求?


  新雇员,对不对?


  这倒不是说他厌倦了毕维斯(Bevis)常年不变的表情和电离(Inoize)在无聊过头时的冷笑话,他只是觉得需要一些新雇员来缓解一下工作压力,顺便防止电离因为实在太无聊了而从他的发声器里喷出液氮,而这种小行星上的居民往往富有幽默感和热情,可以完美解决液氮问题……当然,他不是指那种狂热外星自然主义者。


  幸运的是,他很快就迎来了两位应聘者。


  “——听着,我不建议你离开这个行星到外面去,那很危险,很糟糕,很——”一个黑色涂装的地面单位,基于他熟练的表情看得出来他经常使用光学镜上方的面部结构。


  而他的搭档,个头比他高一些的灰绿色机体显然对此不以为意:“我知道我知道,很糟糕很不好很倒霉很……很什么来着?”


  “很容易导致意外事故的发生然后我就再也见不到你……反正我不建议你离开这儿。”


  “那就和我一起去,这样你就可以和我一起因为意外事故去见普神了。”


  瞧瞧那是什么,显而易见,一对使赛博坦生物处理器疼的火种伴侣,侵蚀这回毫不留情地翻起了光学镜,他想喝高纯了,无滤渣不硌管道见效快的那种。


  “你会做些什么?”不管怎样,侵蚀还是没有马上站起来去端高纯库存。


  “哦好的,先生,我是洁净(Clean)”灰绿色的机体摊了摊手,“我觉得你的大飞船上肯定需要一个清洁工?我特别擅长这事儿,还有舱内装修。”


  “不错,如果你能提供航行中的舷窗外部清洁的话我会考虑给你加工资,”侵蚀露出一个不算是特别友好的笑容,然后他看向那台黑色的小跑车,“那你呢,又会干些什么?我猜不会是个功能主义时代通行的答案。”


  “……嗯,如您所见,我的构造似乎更适合成为一个竞速赛手,但是我并不喜欢那样……我是说,那太危险了,而且容易磨损零件。然后,我的名字是准线(Normal),我比较擅长远程狙击、计算、编程、管理账目——如果您同意的话。”


  “还行,有没有机子说你话太多?”


  “您不是第一个。”准线面无表情地回答了这个问题,洁净毫不见外地插了一句:“当然你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噢……侵蚀对这种交流方式颇感头痛,有谁还记得他刚才说想要个怎样的员工?


  好吧,最起码热情和幽默感都有,而且不是自然主义者,勉强及格了。


  他把这两个机子带到船上去,准备结束这一天的内容,然而这件最后的事也没能完美进行到结尾。


  他们听到了一阵骚乱声,来自于离舱门不远的一条内部通道。侵蚀带着两个新成员向那个方向走去,准线和他的脚步声在通道里响着,而洁净走路没声音,只是他一边走路一边唱歌,那种没有歌词只有音调的歌,于是他们听起来就像两台机子带着一个八音盒在走路——不过,这倒是和那阵骚乱的案发现场情况如出一辙。


  他们赶到那儿,看到两个机子和一台八音盒面面相觑。


  “舰长,”转过头来的机子用右眼的瞄准镜头扫视了一下侵蚀身后的两个新成员,以一种几乎没什么起伏的语气发表了自己的见解,“这个家伙好像一不小心就上来了。”


  “说到底不是你们自己的安保措施不够到位吗?!”那个八音盒的声音听起来像是要炸开来了似的。


  虽然,在三天文秒之后——那个八音盒咔咔咔地变形成一个迷你金刚之后,侵蚀明白了事实上这东西并不是一个实际意义上的八音盒。他抖了抖自己的机翼,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赛博坦住民会选择一个八音盒作为载具形态。


  “……它既没用,也不好看,我清楚得很。”自称为幸运盒(Luckbox)的迷你金刚碎碎念着。


  “他到底是怎么上来的?”侵蚀转过面甲去问毕维斯——刚才那个右眼是瞄准镜头的船员。


  对方冷漠地回答:“可能是在推销废品的时候迷失了机生的方向。”


  “你可以给个稍微符合点逻辑的答案吗?”


  毕维斯状似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给出了一个似乎更加不符合逻辑的答案:“走错路。”


  而这时那个八音盒又大喊了起来:“那才不是废品!!!”


  不管那到底是什么东西,这家伙的声音都有些太吵了,侵蚀感到十分头痛:“那就赶紧让他下船去。”


  “事实上,我们刚刚才启动了飞船的自动驾驶程序,”另一位老船员电离这样说着,他的句子里混合着一种令舰长感到愤怒的俏皮,“离预热结束还有……噢,三十秒。”


  “刚才我们过来的时候用了两分钟。”准线在长久的沉默后表达了一下自己的存在感,尽管这让侵蚀有那么一瞬间想要开除这个新员工,而电离以一种微妙的眼神看了看他,倒让黑色的新雇员感到不太好意思:“……我是新来的船员,准线,您好。”


  “你好,我是电离。”


  “我是洁净!”灰绿色的机体从准线身后窜了出来,横插一脚加入了对话。下一个瞬间,在场的所有生物看见幸运盒愤怒地跳起来,使劲儿抽了洁净一下:“你个小炉渣在这儿做什么?!”


  “普神啊我以为您没有看到我!”洁净捂着自己被对方用力砸击过的肩甲又缩到了准线身后——尽管那个部分连一点儿凹痕都没有,而准线对这种情况仅仅是耸了耸肩。


  “这是通常情况……很抱歉现在才进行说明,实际上幸运盒先生是洁净的导师,某些意义上。您知道,在这种小地方有很多熟人并不奇怪,不过基于这种原因,很可能我们三个要一起叨扰您很长一段时间了。”准线对侵蚀做了这样的补充说明,电离晃了晃头雕,眯着光学镜看侵蚀的面甲形成一个“强行冷静”的表情,很显然,他们的舰长不是很擅长应对这种局面。


  也许他现在应该叫毕维斯去搬点儿高纯来?


  正当电离饶有兴味地思考着下一步该干什么的时候,契布曼号的自载音响了起来。


  “驱动预热完成,燃料余量85.6%,未设定预期跃迁坐标,将以记录标定航速行进……”


  飞船巨大的外置推进器开始工作,蓝色的光亮聚集在涡轮内部,四周的助燃气体也被沾染上了这种颜色,甚至于这种光亮射入了即将合拢的运货通道。


  然后,飞船自载音的最后一句“目前检测在舱目标数”的尾音被淹没在了引擎的轰鸣声里。


  启航。


TBC

评论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