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外

旧坑撒土施工期,更新缓慢,关注慎重。

© 荒外 | Powered by LOFTER

【互动】《空读》

【互动】【人偶都市】
【狷&生红】

《空读》

人偶的都市向来没什么温度,气温数值无甚变动不说,就连居民本身都没什么温度可言——人偶是没有体温的,除开那些经由特殊科技产生的居民以外,大部分居民的温暖仅仅来源于执念,和自身的感情。

但是那太难以捉摸了,也不容易被察觉……那种抽象的温度,甚至不如夕阳投落的残霞温暖。

只不过,那也没什么要紧。

狷翻了一页纸,泛黄的边缘有一些奇怪的痕迹,使人怀疑处理这文件的先导者是不是犯了什么错事。他倒是不太在意这些,毕竟文件的内容完好无损。更何况圆绒绒的小雀还停在窗前,歪着脑袋,试图和木制的鸢偶一比歌喉,这场景不适合被他那可能升起的怒气打搅。

于是他便一直坐着,待到日渐西沉,鸟儿们也飞离窗棂,他才站起来,沿着盘旋的长阶下去,阶面的材质非石非木,被长靴的后跟摩擦出奇怪的声响,一直延伸到市政厅最底层的大堂前。

接待台前常年垂首的木偶接过狷递交的文件,再把它搁置在台边系着棕绳的木板上,接着那木偶便摇动台下的手柄,传动齿轮就吱吱呀呀地把棕绳卷起来,带着木板升到穹顶上边儿去。

执政官没有多做停留,转身踏出门去。黄昏的风穿过街道,扫过市政厅门前的积尘,把倾在地上的霞光涂抹出一副更为朦胧的情状来。居民们的影子也在街道上拖曳,木偶指尖的清漆反射着柔软的光,轻轻巧巧地落进布偶面颊上的线缝里,更尖锐的色彩则从铁皮人偶光滑的表面滑出来,直直投在路砖上,把红砖表面的坑洼照得一片辉煌明亮。

至于更加远一些的地方,树脂与塑料类制的肢体在街道尽头显得有些模糊,光像是绒绳似的,从那些人偶身上漂亮的肢体曲线间穿过去,徒留树脂表面一片柔软的亮斑。

生红就拖着一身艳红的和服,从那些绒绳般的光中间缓缓地走出来,银白的长发浸透了夕阳的余晖,从发尾泛上浅浅的金色。

他又到边境去了,狷这样想着,执政官沉默地看着半片将枯的枫叶从生红的发间落出来,那是城里没有的东西,于是竟被一群小小的布偶围起来,像是看着什么稀罕物似的端详着那片枫叶。

不是任何居民都有心情和胆子到边境去……那是危险的,有害的,不利于己身的事。除开高塔上提灯的引路人,为了让居民顺利进入都市而必须这样做以外,并没有谁愿意到边境去,可生红却常常这样做,那又是因为什么……?

狷没有意趣去询问生红为什么要到边境去,他没有那种怪异的执念,也没有觉出这种问题的必要性……尽管一直以来都很少有事物能使他感兴趣。

而生红,这个树脂制的人偶端着一脸不温不火的笑容,拖着艳红色的和服,敞着怀,风和日暮都从他的颈间和怀中穿过,不带停留与温存,他向街道的另一头行去,几乎算得上招摇过市,却没办法叫谁讨厌起来。

那是个好居民,总是笑着,尽管是用新型的材料所造,身上却不缺乏陈旧事物特有的温和,没有谁会讨厌他。

狷沉默着,看着那明艳却不甚突兀的红色穿过长长的街道,穿过市政厅的门前,穿过邮筒投下的影子,去到街道的另一边。

刚才是不是说,他总是带着笑?狷想了想,却觉出些许异样来。

——那笑容,是没有温度的。

没有执念,也没有情感,只是单纯地笑着。

恐怕无论做任何事,他都会是笑着的。

狷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便不再去看生红的背影,转而去看那片依然被小布偶们围着的枫叶。

那枫叶的红色已经快要枯尽了,只是从干瘪的叶脉里莫名生出一股潦倒的喜色……那倒是有温度的。

你瞧,就连那半枯的红叶,也比人偶的眼神温暖得多。

尽管那可能也只是狷执念的一部分。

END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