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外

旧坑撒土,争取日更,更新缓慢,关注慎重。

© 荒外 | Powered by LOFTER

【TFP】【声救】覆水可收(下)

【TFP】【声救】覆水可收(下)

@任平生  的点文

声救战前旧情人设定。战后和平背景,威总和柱子都没挂ver。
OOC极大,极大,极大。
本篇声波主视角(看到这里您大概也就明白OOC极大什么意思了)

前文走声救tag
以上均可接受请下翻XD

【TFP】【声救】覆水可收(下)

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他们——我是说情报官和医官,尽管那时候他们还没有这么明确的职务分配,甚至还不是敌对方……

当然了,那个时候的Ratchet和所有时间点上的Ratchet一样,不同意Orion和角斗士之间的往来,但是Soundwave赞成这段关系。假如从这种观点的区分来看,他们之间还是有点分歧的,但并不是敌对关系。

……

时间是主恒星完全坠入地平线以下的前一小时,铁堡医学院门前的干道还没来得及被地面单位塞满。

“我不知道你叫我出来要说些什么,”橙白色的机体抱臂站在那儿,“但最好不是些废话……我是说,我还要等人。”

Soundwave沉默了一会儿,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语气告诉对方,图书管理员不能来赴约了——假如直接说是由于角斗士的邀请,恐怕对方的面甲又会拧巴成一个铸模失误的引擎盖……虽然他并不介意让对方的面甲扭曲一下。

他最终选择用另一种方式提醒对方不用继续等人:腹甲两侧弹出的辅助臂不由分说地把一块数据板拍在了Ratchet抱着的档案叠上,力道之大差点儿没把医生弄得直接就地坐下。

“小心——这个我还有用!”

Ratchet对这种行为显然十分不满,不过这种不满并没有持续多久:“噢,CNA研究相关的新论文?这可真是了不起……”

看起来,Shockwave的研究给这位医学生带来的喜悦足够大于Soundwave代替Orion赴约这回事。

至于之后被刚得到新资料的医生拽着叨叨很久的问题,Soundwave选择借用逻辑狂魔好友的音频进行交谈,这样的对话似乎使对方大为振奋,连光学镜辅助视点的亮度都上升了百分之十三左右。

但无论是Soundwave还是Ratchet都是有接收底线的,尤其是对于半生不熟的个体,所以他们并没有马上勾肩搭背跑进实验室畅谈人生或者手拉着手去找Shockwave讨论如何改进CNA电泳的方式——这当然不仅仅是为了避免一起被Shockwave拎出实验室。

然而,然而,这只是第一次,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Ratchet当然会察觉到Orion让Soundwave帮忙是事出有因,甚至会由于Soundwave的身份很自然地联想到角斗士,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不至于把面甲拧巴成一块铸模失败的引擎盖了——顶多也就是个刚遭受大力撞击的引擎盖,好吧,实际上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你就这么赞成他们之间这段关系?”

“……”

“我还是不能理解你,”橙白色的医生在Soundwave面前摇来晃去,连带着桌台都有点东倒西歪的趋势,“无论是之前,还是……以后。”

Soundwave沉默地看着对方的头雕“哐”的一声砸在面前的桌板上,堪堪与高纯容器摆放的位置错开一点小小的距离。幸亏如此,否则Soundwave把这个醉鬼拖走之前还要再付一笔赔偿金——这可是个麻烦,毕竟Soundwave不想消耗额外的费用,那么比付钱更好的方法就是把Ratchet直接丢在那儿……噢,然后图书管理员就会难过,连带着角斗士也开始不高兴,那么麻烦就大了。

然而,尽管他侥幸避免了上述的不妙状况,但是他在四分之一个循环后和絮絮叨叨的医生机体对接了这件事,似乎还是让两个当事机——他和对方——产生了一些CPU机能紊乱的症状。

这件事情的结局是Ratchet面无表情地搅了两杯压缩冷凝剂,并且威胁Soundwave如果不喝就把他直到天亮还缠在医生身上的两条触手都麻溜卸了——好吧,其实并没有后面那条什么威胁,欲知详情请咨询前方记者圆锯鸟。

这个化名起得让本报编辑实在是想不出来是哪位记者添油加醋写了这么半截儿下来,好吧,其实这条也是开玩笑的,那么我们继续。

“……”搅完了压缩冷凝剂的医生默默地坐回充电床上,用最原始的方法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管道线路,很显然现在的混乱状况让他有点儿不太相信自检系统。

而另一位当事机看着Ratchet掐捏管线的娴熟手法,和平静如同一潭死水的表情,不由得怀疑起了昨夜那个光是被被软质细导线摩擦过颈间就开始掉光学镜清洗液的机体到底是谁。

至于所谓的告白,那就是很久很久以后——不,或者说他们之间从来没有过那种东西。

没有任何个体能够去想像他们之间会有谁先说出那个仿佛可以在拯救世界的同时毁灭世界的单词……Soundwave当然不会,而Ratchet甚至连想都不会去想。

他们就这样保持着这种莫名其妙的关系,直到图书管理员不再是图书管理员,角斗士不再是角斗士,寡言者成为了情报官,小医生成为了老医生。

——那么之后呢?

在战争结束之后呢?

这种莫名其妙的关系还可以延续下去吗?

即使已经到达博派基地,已经站在满面倦怠的医生面前,已经面对着好像不得不说些什么的局势,情报官却还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这些问题。

他甚至无法开口去问这些问题,没有理由,没有借口,没有必要……他准备转身离开。

而激光鸟突然从他的胸甲前飞走,飞过一段非常短暂的距离,绕了半个圈,落在了橙白色机体背后的储物箱上,用机翼蹭了蹭一旁的天线。

Ratchet愣了一会儿——他甚至到现在都没有明白Soundwave到底想做些什么,他伸出手把激光鸟从自己的背后拿下来,沉默地看了看这个小家伙身上那条曾被医官划开的边缝。

Wheeljack从来没问过他为什么知道那里会有一个刚刚好放得下一条雷管的空间,Ratchet自身也从来不愿意去想。

他忙得很,没空想这个。

至于把一定会让情报官受伤的手雷换成附载了病毒的雷管一事,到底是不是私芯作祟……战时的策略大于战术,胜利高于情感,所以医生可以毫不犹豫地说,那是为了获取情报本身,跟敌方情报官毫无关系。

那么现在……战争已经结束的现在呢?

激光鸟扑腾了几下机翼,抖出一块脱了漆的零件——那块差点让Ratchet暴露在情报官面前的零件。

但到底是不想浪费太多时间在任务以外,还是确实没有发现对方,又或者有所保留……Soumdwave也不清楚。

没有谁会在做每件事的时候都想得很多,往往只是下意识的反应罢了。

所以,现在,情报官的触手拾起那块零件接着直接缠上了医官的臂甲,恐怕也是下意识反应的其中一种。

Ratchet有一瞬间想要把手抽回来,但是客观和主观的原因都不允许他这样做——停战协议,对方的身份,对方不可能在这种时间对自己造成伤害……

虽然最主要的问题在于——他渣的根本挣不开好吗你一个侦查单位哪儿来那么大力气???

当然,这种只存在于信息处理器内部的山呼海啸是不可能被直接吼出来的。

所以,他最后也只是说:“……我果然还是不能理解你,不管是之前……”

对方一瞬间逼近,他和他的距离短得像是已经成为一个拥抱。

“……还是以后。”倔强的医官坚持要在这种精神恐吓下完成自己的宣言。

可是Soundwave才不管这些。

现在他俩之间的距离足够激光鸟从Ratchet的手上直接跳进Soundwave怀里了。

他听到Ratchet叹了一口气。

……这段关系,会延续下去的吧,他这样想着。

医官疲倦地看了看这个似乎打算把自己抱进怀里,却又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的情报官。

——姑且就当做,是他想要这样做好了。

然后给了他一个简单的亲吻。

这段关系,会延续下去……会的,Soundwave这样想着,满意了。

而本次作战的MVP激光鸟先生并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END

是HE噢【
这篇还是抠了蛮多原作梗的……当然断章取义的成分也不是一般的多23333
喜欢的话请您留个评论咯★

评论 ( 7 )
热度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