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外

旧坑撒土施工期,更新缓慢,关注慎重。

© 荒外 | Powered by LOFTER

【血界战线】【ZEZA】Rare(1)

【血界战线】【ZEZA】Rare(1)

CP:【ZEZA(Zed×Zapp)】


注:哨兵向导AU(私设成山)

文中加*号的为漫画台词。

本文有扭曲原作情节时间轴的嫌疑。

本章为仓促过头(?)的前情提要,基本就是把动画“Z最长的一天(后篇)”剧情捋了一遍【。

以上均可接受请下翻。

祝阅读愉快。


【血界战线】【ZEZA】Rare(1)


  天气并不是很好,HL的浓雾在北半球的规律气候和异界触面的共同作用下被催化得更柔软,更加容易使人感到浅眠般的安适——仿佛身处梦中。


  “肚子好饿——去吃点——什么——吧——”


  混账前辈的声音虽然是从不到一米的前方传来。但在Leon耳朵里却像是遥远得过了头,被风撕扯得支离破碎,除了那比混账还混账的欠揍语气以外什么都听不清楚。恐怕连长老级的血界眷属都无法理解这个白头发的黑皮人类为什么能把小电瓶车开得跟重型机车似的——不仅仅是指速度,也是指这人开车的状态。


  “还有,五分钟!!!”Leon扯着嗓子大喊着回答了Zapp,言下之意是这点空闲时间根本不够吃饭,不管是异界咖喱还是咬人蛤蜊汤。


  “决定了——就去GOGO一番馆!”


  最后的结果还是挨了骂,不过罪魁祸首得到惩罚的画面真是令人拍手称快,尽管这种场面其实并不罕见,对Libra来说简直是家常便饭,一日三餐的那种。


  Libra是Leon目前任职的组织。组织成员平日里干什么的都有,怪物猎人,披萨快递,买卖假烟,武器交易,便民服务,无所不包。只有某件事可以让他们全员为了同一个目标努力——清除血界眷属对人类的威胁。


  所谓的血界眷属,即是一类使用超常规手段修改了基因链内容的异生物,和人类不同,他们天生拥有极其强大的力量,甚至超越了人类中被称为“哨兵”和“向导”的异能者。


  并且,这种强大的生物以人血为食——这也就是Libra,牙狩及其援手“清除威胁”的意义了,这个组织聚集强大的哨兵和向导以及更多有用的人才来解决这个问题,为了人类。


  


  不久前才入职Libra的Leon是个护卫,也就是五感突变不全的哨兵,不过是非先天的那种。被上位世界雇佣的医生和Watch家的两兄妹做了强买强卖的交易,愣把Leon从一个普通人变成了只有视觉特别发达的“低能”护卫。不过,可想而知“低能”这个词并不是大部分同僚对他的评价。


  这个评价仅来自于Zapp——一个和Leon同样任职于Libra的非先天向导。


  Zapp其人,很少有谁会觉得他是个人才,当然,关键时刻他还是很可靠的,否则也不会在Libra任职。


  比如现在这个糟糕的时点——可怕的毛巾妖怪骨头破布给Zapp带了个“师弟”,而这个“师弟”现在还生死不明地塞在残损的半架飞机里。


  糟糕透了。


  


  Zapp是一个非先天向导,顾名思义,他不是个在出生时就在DNA里写着“向导”两个字的天才,尽管他确实有些才能。那么问题就来了,是谁使他成为了向导?


  答案就是前文提到的那个“毛巾妖怪骨头破布”,当然,这一串诡异的称呼也是Zapp自己给那位大人物起的,而大人物本身的名字也有些长得过头了,为了方便起见,在以后的故事里就称呼他为“血斗神”用以区别Zapp起的幼稚代号。


  ——最后半句可别叫Zapp本身听见,好了,我们继续讲故事。


  这位血斗神大人发掘了Zapp的才能,虽然Zapp觉得对方根本是想对他进行光明正大的谋杀,至于其中细节,这会儿没办法一一道来,只能先解决眼下最要紧的事情。


  “——你也是那毛巾妖怪的牺牲品啊*。”Zapp走上前去,准备强行打开紧急锁死的机舱口。


  “……别死啊。”这是Zapp打开机舱口的前三秒。


  三秒后,骤然响起了机舱门被轰开的巨大噪音,混合着烟尘和合金碎片组成了一场视听效果绝赞的爆炸,差点儿把Zapp吓得倒退半步,显然最后打开舱门的不是他——他的那位“师弟”选择了自救。


  “你退下吧——人类。”


  先不说这句话里面包含着的信息量到底有多么令人想要反驳却无从下手,Zapp第一时间想要吐槽的还是这位“师弟”的造型。


  相信我,你如果看见一个有着半透明青色皮肤的,长着两只触角(存疑)的,长相谜之高科技的鱼人出现在你面前,你也会很想要吐槽的。


  另外,鱼人这两个字的组合顺序是指这位先生从头到脚的形体特征先后顺序。这只是为了解释这位先生从机舱里走出来的动作——假使他是人鱼而不是鱼人,那就会变成“滑”出来,并且更加符合Zapp的吐槽内容。


  “话说居然是半透明的!那个质感——葛饼吗!是葛饼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长串的吐槽以这个黑皮向导被鱼人用三叉戟威胁的场景作为收尾,又因为血界眷属的突发攻击而不得不继续下去。


  血构的刀刃和长兵挥开了敌人硬化变形的躯骸——那确实是活着的身躯,也确实是已死的尸骸,说到底,血界眷属早已不属于“人类”这个类别,它,或者说它们,已经是人类的敌人。


  师出同门的两人互看一眼,在对方的武器上初判了其人的心性,大体不过如此,锋利,尖锐,刀身曲折但棱角分明,尖刺笔直而光亮无垢,血液构成的武器昭示着血液所有者的一切,也告知别人它所表达的一切——仅限于知晓此中曲直者。


  而既然知晓其中曲直,那么合作,并肩而战,也是顺理成章合情合理手到擒来,血液和血液碰撞早已是牙狩们熟悉的景象,至于把自己的后背交付给另一个“几乎已经了解了血液的表达”的同门,对于Zapp而言则有些新奇了。


  他不擅长把自己全然交给别人,这会让他感觉不太舒服。不过他是直觉动物,在这个瞬间里并没有考虑太多。


  直冲,闪避,迎上,劈砍,切削,直刺,横断,战斗于他从来都是本能使然,无需更多预判,至于合作者的动作,大约也不能算作主动跟随着他——他是个向导,战斗时往往下意识就会用精神力去引导他人,即使有时并非出于本意,所以他也很少去关注合作者是否合拍——合适是天分,不合适是有缘无分。


  所以他也没意识到“师弟”在战斗节奏上和他异常合拍,死角被发掘,缺陷被补足,火焰锋利的边缘被裹上风平滑的轮廓……不过即使被注意到了,恐怕他也只会认为这是血斗神对其训练所产生的结果吧。


  敌人逃窜上半空,鱼人投出血组成的织网,预备让尊师以火术灼烧来结束这场苦战。


  然而血斗神并没有亲自出手,Libra的二把手利用把敌人冻成坚冰的一瞬间向这对师兄弟传递了无声的信息,于是白毛黑皮的向导摁开了打火机并做出合力示意——他毕竟是比较年长的那一位。


  然后敌人被牙狩们合力击败,所有人都稍微有些悠哉了起来……


  除了突然得知师傅要把自己留在这个陌生地方的鱼人。


  噢,现在我们可以叫他Zed。


  Zed直接昏了过去,连带着Zapp的下巴一起砸到地上。


  当然,Zapp的下巴有着很好的伸缩延展性,不管是在比喻意味还是实际意味的方面。


TBC


评论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