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外

旧坑撒土,争取日更,更新缓慢,关注慎重。

© 荒外 | Powered by LOFTER

R&R(2017/12/23更新)

R&R(2017/12/23)

-----

他知道一切都要结束了,又或者一切都结束在最开始的时候,那些从世界的最深处炸开的声音,那些在他的心里绽放的火花,那些在爱人的眼睛里四散的洪流,已经昭示了一切的开始,一切的结束。

大概是冬日的清晨,他从情节离奇的诡梦中仓皇脱身,茫然地坐在并不怎么大的床上,左手边是工作了一整夜的电脑——他的工作不允许这个电子小家伙有半点儿喘息的机会,右手边是什么东西呢,他的右手边……?

他触摸到一团柔软的绒毛,像是什么恒温哺乳动物会拥有的那种软绒,但那东西摸起来却并不符合“恒温哺乳动物”这种描述,那是凉的,温度和昨天夜里刚下的雪别无二致。不过这对于他的指端覆层并没有什么影响,他早就适应了从数据读取系统而不是从直接感官获取信息,这是一个数据合成体必须拥有的资质。

尽管他还会做梦,像是个真正的“人”一样。

这个不太正宗的机械生命恍惚了一会儿神智——确切地说是在自己的数据库里徘徊了一番,终于想起来那团冰凉如雪的绒毛到底是什么东西了。

"Alf(阿尔弗)?"

"It is Taffy(糖稀)!!!"

那团绒毛尖叫着跳起来,露出绒毛底下被遮挡住的灰色卷发和红棕色的眼睛,整张脸都散发出不满的气息,仿佛下一秒就要向机械的脸上来一记威力十足的左勾拳。

"Okay,Traffic(交通)."

"Oh my godness,stop it."绒毛看起来非常不耐烦于机械生命的犯傻行为,"say the name,the truly name for me."

"Ah,but you know that I don't even know my own name."

"……Ugrly(格拉纳/丑陋的),your name."

"Realy?Is it named me yesterday?"机械生命笑着耸了耸肩,一不小心把背上连接着的电线甩在了地上。

"Just today,you stupid."

兔子养了一个机器人,这个家伙每天早上起来的时候除了工作就只记得兔子……他甚至连自己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而兔子乐得如此:他每天给机器人起一个新名字,以致于他都快忘了这个机器人被他制造出来时用的代称。

不过是绝不会真正遗忘的吧……?

My dear.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