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外

旧坑撒土,争取日更,更新缓慢,关注慎重。

© 荒外 | Powered by LOFTER

【TFP】【声救】覆水可收(上)

【TFP】【声救】覆水可收(上)

  @任平生 的点文

声救战前旧情人设定。战后和平背景,威总和柱子都没挂ver。
OOC极大,极大,极大。
本篇声波主视角(看到这里您大概也就明白OOC极大什么意思了)
一不小心写多,分两节好了★
以上均可接受请下翻XD

【TFP】【声救】覆水可收(上)

Soundwave,狂派最可靠的情报官,Megatron最信任的下属之一,Shockwave的知芯好友,Starscream的特别观众,激光鸟的唯一监护人,近来陷入了诡异的烦恼中。

记忆扇区不断回闪着奇怪的画面,音频接收器总是接收到自体音频存储器无意识的播送,没有了战争要素的牵制,无事可做时常常无意识地抬起自己的臂甲——就像是有谁的手需要他去拉住似的。

“这不符合逻辑。”“你可以休息一会儿。”“哈哈哈哈哈哈你也有这一天……”

Starscream没来得及说完最后一句话就被不知道谁拖了出去,幸亏如此。

Shockwave和Megatron的说法都很有道理,这不符合逻辑,Soundwave也确实需要休息。但是被他下意识隐瞒的内容则更加地不符合逻辑,也没有必要说出来,哪怕是为了Starscream的发声器健康着想。

……

赛博坦,卡隆,油吧。

大量的生命正在享用繁荣崩塌前夕的美好,灯光在液体表面折射出瑰丽的色彩,无数的发声器在唱着曲调走偏的歌。

铁灰色的角斗士和铁堡图书馆管理员相谈甚欢,沉默的议员和医疗部成员面面相觑。Soundwave的面罩上映着医师半开半闭的光学镜,对方灰色的面甲几乎要在低滤高纯的晃动中皱成一块铸模失败的引擎盖。

Orion一到这儿就跟Megatron做了自己和旁边的橙白色机体的介绍,Soundwave坐在旁边姑且也算接受完备,医师的名字十分普通,出身也十分普通,铁堡医学院的学生说多不多,说少不少,这个医生塞在那些学生里面显得他的名字十分贴切,毫不起眼的棘轮(ratchet)。
看得出来这个医疗单位十分不赞成档案管理员和角斗士的密切来往行为,这就和Soundwave的观点相悖了——对于这件事,他是赞同角斗士意见的。

他们,噢,这是说角斗士和档案管理员,依他们的思想,以他们的意趣,理所应当发展一段有益于双方的关系。诚然这只是Soundwave自身的看法,不能作为大众向的评价,但像那位Ratchet一般毫不掩饰的反对态度某种意义上也不是很好理解:为何他竟如此反对?

那时的疑惑直到两派已然经历反目成仇和重归于好的现在都没有被解答清楚,毕竟Soundwave不是一个乐意在这种问题上花费太多时间的个体,他很忙,忙着去给几乎所有报应号上的狂派成员收拾烂摊子,忙着去完成Megatron委派的任务,忙着收集情报管理下属等等等等闲事繁务……他实在太忙了。

他忙得没有时间扒拉开自己可能已经落了灰的记忆存储器去回顾一下战争前的事,更没有时间去想任何有关于对立派别医官的事。

即使他们曾经有过这样那样的来往,间接的,直接的,言语的,思维的,乃至于机体内部的。他们交谈,争吵,辩论,尽管那都只是Ratchet单方面的唠叨不休,Soundwave最多也不过在面罩上显示几个有趣的像素块笑脸,而这个举动则让Ratchet的发声器运作功率持续上升,直到医务人员愤懑地想要砸碎那个诡异的面罩为止——他当然不能砸碎那东西,除非医生希望被了不起的图书管理员责怪半个行星循环,又或者Soundwave的脾气好到可以任由一个医疗单位徒手敲他面甲……这种事发生的可能性没有比前一条大出多少。

只不过那都是很久以前的旧事了 ,那会儿医生还没有得到在医疗场合以外的地方使用手术刀的权限,情报官也还没来得及动用自己的全部才能为Deceptcons大业发光发热,可以见得那是多么多么遥远的过去——恐怕连Ratchet都不愿意提起这段回忆,更何况是相对而言更为冷淡的Soundwave?

也许是因为光阴荏苒作祟, 比起模模糊糊的情绪信号残留物, Soundwave对于医官那双总有些往上翻似的光学镜印象更深刻些。

不过也只是印象稍微深刻一些罢了,至于为了这个去做更多的事?

他可忙着呢。

所以,当Megatron状似不经意地提醒他应该去和博派医官打个招呼的时候,Soundwave是有些疑虑的。

即使已经停战,也不代表过去的一切可以一笔勾销,况且现在的医生已经不是当年只会絮絮叨叨的小棘轮了,战争把他打磨得更加絮絮叨叨,并且学会了如何用手术刀劈头盖脸地呼敌人面甲。

到底应该怎样做……?

Soundwave并不是很经常有机会去思考这种问题,但是他总是要去解决待办事项的——有关于Ratchet和他自己。

感谢逻辑至上的Shockwave提供解决方案:首先抵达目的地。

TBC

评论 ( 6 )
热度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