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外

旧坑撒土施工期,更新缓慢,关注慎重。

© 荒外 | Powered by LOFTER

【ZEZA】片段

其实还没有好好写完……嗯发个短片段爽一波【因为这个事搞得有点太大了一时整不住……


CP:【ZEZA】

注:哨兵向导AU(私设成山)

时间轴:未确定结合关系


片段,是片段,正片还没写完咕……




“哈?!”

Zapp,这个倒霉的向导先生再一次被他师傅在手机通话中描述的神奇举动所击倒,并且还是在这种可怕的事态发生时,两相结合,则更加令人感到恐惧。

Zed陷入了躁狂状态,但是一开始没有任何人发现——毕竟以平日里对哨兵的认知而言,躁狂状态下的反应应该是十分激烈的,而不是像这个半鱼人现在所表现出的……安静。

他安静得像是一条真正的鱼,而不是什么合成生物,除了从齿间断续发出的嘶哑痛呼以外,几乎没有别的症状。

所以当他们——莱布拉的诸位——发现这一紧急情况时,Zed的状况已经有些不太妙了。

使这一事态雪上加霜的现况是,莱布拉本部没有适合Zed的向导素储备,最起码没有经过实验证明可以使用。无论如何,他们不能未经验证就把一管人类用向导素扎进半鱼人的静脉里。

“马上联系血斗神——通过塔(向导塔)!”

“你疯了吗,”Zapp以一种不满的语气反驳了Steven的提议,“没有人会认为那个破毛巾老头是随随便便就可以联系到的!”

“——在那批适用向导素抵达之前我们必须知道解决问题的方法。”Klaus终止了这个话题。

白色头发的向导看了看在高大玻璃水箱里一动不动的Zed,转过身去,掏出了手机。

在Zapp接连不断地转了二十几次信号接台后,这群人终于联系到了伟大的血斗神,然后,然后就有了Zapp的超超超震惊表情。

因为过于震惊以致于Leon差点儿以为这个向导也陷入了躁狂症,当然这是不可能发生的,毕竟向导和哨兵体质不同,身为向导的Zapp没有陷入躁狂症的可能性。

“血斗神阁下说了什么?”

“他……”Zapp犹疑地看着已经变成黑色的手机屏幕,说话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他师傅通话时隔着信号线往他喉咙里塞了八个苍耳种子。

当这群人——除了Zapp本人和Klaus以外——听完了有关于血斗神对Zapp所谓的“我一直都给他用你留下的向导素样本”这种描述之后,他们果断地采取了一个十分明智且大快人心的举动。

他们把Zapp塞进了水罐里。

然后所有人一起沉默着出去了,这回包括Klaus,不过这位绅士是拿着普适性向导素申请单出去的。

Zapp几乎整个人都淹在水里,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以致于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一击得手,谁知道腹黑男和犬女突然哪儿来的力气,还有鸡儿毛头那个小混蛋……

这一切罗里吧嗦地在他的脑子里盘旋,盘旋,盘旋,像是Zed的精神体海雕一般。

而那个Zed,那个陷入躁狂症的Zed,那个害他被扔进水罐的Zed,正在用明黄色的眼睛看着他。他不确定这双眼睛是不是正在发光,不过可想而知应该是没有的,但是为什么他却觉得在水中这双没有瞳孔的眼睛看起来可怕非常。

也许不应该称其为可怕,而是一种让人想要不顾一切逃离的纯粹感。

纯粹得过头了,明明什么东西都没有,却又像是什么东西都有似的,令人害怕,并且感到茫然,尤其是对于擅长“反驳”的Zapp而言。纯粹的东西是没有办法“反驳”的。

他想起对方在被帮助之后毫无忸怩地说出那句“谢谢”,以及在Zapp自己口气不善的“不要给我添麻烦”之后,Zed那句疑似脱口而出的“好的”。

令人害怕,想要逃离。

然而当Zed真的用冰凉的双臂圈住他的时候,他反倒突兀地释然了。

“……啊啊,”他低头,看着对方从水面下投来的目光,以及环着自己腰腹的手,“麻烦死了。”

而Zed的反应则是一把把对方拉入水下,整个抱在怀里,汲取着他所需要的——向导素。

……说到底,直接放血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要这么麻烦呢。

很久很久以后Zapp才捂着自己的头想到上述那句话。


也许是TBC

评论 ( 11 )
热度 ( 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