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外

吃拆不吃逆,别问为什么【。

© 荒外 | Powered by LOFTER

【TFP】【千救】《松木香的离别》

【TFP】【千救】《松木香的离别》


前注:群内的十题之四……缓慢地清理债务中吧【。

之后应该会有人发合集……但具体是谁来发我也不是很清楚嗯


CP:TFP千救


【TFP】【千救】《松木香的离别》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的,Ratchet这样想着,尽管实际上他并没有那么多闲余时间可供思考这种伤感的事情,也没有必要去思考这类琐事——对于赛博坦生命而言,时间一词不过是贫乏无味的计量单位堆叠而成的数据,天文秒,星体循环,轨道周期,诸如此类,它们除了影响硬盘存储数据的精度以外几乎毫无作用。

  而对于Wheeljack的机体损伤,这些单位之前累加的数字则更加地不被当成重要内容看待,焊接中途易被打断,拼合未完即又崩裂,旧伤将愈复添新疮,无休无止,往复循环,这个家伙总是不能够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机体状况和目的推演能力之间有多大的差别。

  这也许就是人类常说的,心有余而力不足。

  “……”

  “Rat?”

  “我在考虑把你的背部甲边缝焊死,这样就可以杜绝你复原期间飙车的恶劣行径——你刚才叫我什么?”

  “没什么,”军痞在医疗床上躺着,随意地歪了歪自己的头部,虽然这个动作由于他相对其他机体而言较为特殊的头部构造略显滑稽,“Doc。”

  “……Hm.”

  Ratchet板着面甲转了回去,从工作台上拿起了助焊剂:“我现在准备实行刚才的那个计划,鉴于Bulkhead目前不在现场,Optimus外出中,紧急情况下医疗单位有权越过患者联络对象和直属上级进行有效合理的医疗程序……”

  他转过头去,果不其然看见Wheeljack满面甲的生无可恋,捎带一些难以置信。

  “骗你的,”医生撇了撇嘴,晃了晃手上的线型焊材,“转过去,你的左臂背侧有一块切裂需要处理。”

  “……”

  军痞沉默地翻了个身,医生抓着焊枪和焊材开始工作,这一回意外地安静,甚至让医疗单位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你变了。”言下之意无非是他并不习惯医生开这种玩笑。

  “彼此彼此,如果你有认真地阅读过战前须知的话就会知道我没有刚才那种权限。”

  “……”

  “也就是说,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你行将回归,我也不可能采取比火种起搏器更过激的手段,甚至不能把它调到安全电压以上的范围,”医生焊好了裂隙,开始磨平余料,砂纸摩擦过臂甲表面的感觉令Wheeljack感觉有些痒,“细枝末节也需要多加注意。”

  “如果你拿着的不是砂纸的话,我真的会怀疑你是cons那边的那个庸医……”

  “现在他是我们这边的了,尽管我不认为他值得信任。”

  医生磨完了余料,不再关心上面裸露的金属表面和周围同样几经风霜的车漆——物资短缺时遗留的传统,漆面无需关怀,打磨表面有时也并非必要,但是臂甲这种部分需要打磨到位才不至于对行动产生影响……不过假如是Knockout的话,恐怕并不会这样认为。

  Wheeljack躺在医疗床上发了一会儿呆,突然翻身坐起:“Hm……突然想问你个问题。”

  “问。”Ratchet切断了焊枪的电源,用高温海绵擦拭了一下焊枪头部残余的焊料以免生锈,老实说Wheeljack并不认为这个医生在执行上述动作时把多少注意力放在了他这里。

  “如果,我是说,如果,”军痞尽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稍微随意些,“我把我的紧急联系人列表里加上你的话……”

  “……我不建议你这样做。”

  “……Rat.”

  “选择一个医疗单位加入紧急联系人列表并不是什么好事,而且……”“我知道了。”

  打断的那句话显得十分突兀,被打断的话也无法再继续诉诸于口,没有什么好继续说下去。

  医疗单位看着军痞拿起他的刀出了门。

  有太多的意味在那之中,他不敢确认对方是否全部知晓,就连他自己是否希望对方知晓这一点也不能够明确,只是唯一的一点在于——

  他仍旧期待着离别后的相逢。

  


注:

紧急联络人:当患者陷入危机状态时会联系的对象(比如你妈你爸你家属),此处Ratchet否决这个决定的理由有:①如果被联系到的话说明Wheeljack已经要被下病危通知书了;②更大的可能是他不得不自己联系自己,也即是说他将独自负担Wheeljack的死活;③他不希望得知有除他以外的医生治疗Wheeljack(尽管在TFP背景下也不太可能有就是(KO:emmmmm?));④有关于第三条的补充说明,他们的相遇往往是治疗和被治疗的关系,本条请联系正文文末观看。


评论 ( 2 )
热度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