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外

吃拆不吃逆,别问为什么【。

© 荒外 | Powered by LOFTER

【TFP】【声救】求而不得二重奏(5th)

【TFP】【声救】求而不得二重奏(5th)


前文请搜索声救tag——来自冷cp的自信。

因为写tfp设的papa,ooc几乎是必然的【所以就不打ooc注意了【。

以上,码字就像挤牙膏。

本回涉及有声→威,救→擎内容。


【TFP】【声救】求而不得二重奏(5th)

5th_ Decoding(解码)


  Raphael是一个天才——Ratchet对此并不吝惜称赞……他简直像是在喂养什么宠物似的看顾着这个小碳基,噢,刚才那句是Soundwave的观点,Ratchet自己是绝对不会赞同这个观点的——希望让他承认自己对一个地球生命关怀备至?这恐怕没比让他放弃对博派全体成员碎碎念简单多少。

  依据近段时间来对于这个前敌方医官的了解,Soundwave已经确信了一个微妙的事实,以他本身个体的视角来看,这个军医着实是个有趣的观察对象,尽管比起Starscream还稍微差上一点,不过这种差距主要表现在表层情绪的激烈程度上。

  像Starscream那样会把情绪极为激烈地表现在具体行为上的机体毕竟还是不多的,而至于Ratchet,这个机体的有趣之处则并不在于他的情绪表达激烈与否,而在于一个只有Soundwave才能明确察觉到的特点上。

  假使必须要用明确的客观语言描述这个特点的话,那么就只能将其描述为“表层情绪与深层情绪的层叠反差性质”……或者用“表里不一”更合适?

  这一点实在是有趣非常,毕竟他和Starscream这种情绪经常产生极大落差的机体共事已久,对于其情绪落差峰值多少也算是见怪不怪。Ratchet则不同,这个机体的表层情绪和深层情绪往往总是有些微妙的差别,而具体行为和情绪表现就更是差异微妙——几乎没有什么时候是完全一致的,而这一点恰恰好就成为了霸天虎情报官的乐趣所在。

  个体表层和内里总是有差别,这对于任何一个机体来说都不奇怪,毕竟想什么说什么的个体实在是过于稀少,想什么就说什么还能活到现在的就更加罕见了,但是这种普遍的内容并不足以引起情报官的兴趣——老实说,表里不一的机体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但是在这之中值得挖掘的并不是很多。

  大部分表里不一的机体都有各种各样的目的,并且他们的表里不一往往就是为了这个所谓的“目的”……也即是说,此种特性是基于某种目的而刻意伪装出来的,因而没有值得发掘的价值。

  那么博派的医官又有何值得挖掘之处?

  有关于这一点,情报官目前能够得出的信息是……这个机体似乎并没有特别的目的,或者说也许是有的……但是他无法单纯地依靠“听”来得到这个目的究竟是什么,这就是值得挖掘之处,也正是乐趣所在了。

  只有未知的才值得探寻,只有难以寻觅的才值得苦心发掘,Soundwave沉默着看了博派军医一眼,发现对方的光学镜似乎已经盯着他很久了。

  “Soundwave?”

  “……”

  “如果可以的话,”从军医的发声器里跑出来的句子一如既往地粘带着细微的颤抖,恐怕是由于长时间持续性碎碎念所致,“我希望你可以去这个坐标点……回收一些废弃物,这是富勒委托的一部分。”

  “……”

  “你可以开环陆桥去,这用不了多少时间。”

  “——有什么理由需要你来指示我吗?!”

  “……”很显然Starscream的音频波形再一次把医生吓得不轻,“我只是说,也许你可以去看看……Optimus的信号也在那附近。”

  情报官沉默着转身,在博派军医拉下环陆桥操控杆之前自己给自己开了环陆桥,并缓慢地踏入了这个蓝绿色的光洞,同时腹诽了一下这个比他年轻得多的医生居然怀疑他对使用环陆桥会有什么被动性CPU恐惧症。

  但是比起这种令他甚至有些哭笑不得的“怀疑”,与此同时被他“听”到的另一些内容则更加匪夷所思。

  这个汽车人的医官为什么会认为“Optimus的信号也在那附近”这一点,会成为使他妥协于一个前敌对派别成员命令的要素?

  他并不认为他在对方面前曾经表现出任何对于博派领袖的兴趣,说到底,对博派领袖有兴趣的除了医官本身以外就只有Mega……噢,他刚才想到什么来着,Megatron?

  不错,如果Optimus不足以成为必要因素,那么Megatron绝对可以,但是这就牵涉出一个更深层的问题——那个医官是怎么知道他会对Megatron的坐标位置感兴趣的?不过也有可能对方只是单纯地表示他应该对自己的领袖报以更多的关心……

  尽管从Soundwave的角度来看这一系列推理都符合CPU逻辑模块运算规律,但是很显然他忽略了一个问题,Ratchet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到过霸天虎头目的名字,也即是说,将Megatron作为使其妥协要素的,只有情报官自身而已,不管军医是否有这类潜在意图。

  那么假如返回到一开始Ratchet的意图,他究竟是为什么要做出这种附加信息提示呢?

  ——他只是把自己想的内容说出来了而已,他在意自己的领袖,而Soundwave在意Soundwave的领袖,这无可厚非……只是,当他把话说出来了,他才感受到一丝细小的悲哀窜进他的情绪模块里。

  他应该摒除这种恶习了,有关于无论什么时候都会把关注力放在领袖身上的恶习。

  这是他第一次产生这种诡异的思绪,至于逻辑关系,大概是因为在Soundwave转身的一瞬间,他才想起来对方是绝不会在意Optimus身在何处的,那么能够让对方自己打开环陆桥的只有——Megatron。

  何其深刻的无力感。

  

TBC

国庆节快乐wwww

评论 ( 11 )
热度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