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外

吃拆不吃逆,别问为什么【。

© 荒外 | Powered by LOFTER

【TFA】【禁诈】My Only Weakness(END)

【TFA】【禁诈】My Only Weakness(END)

来自友人的点梗机【 @可枫即岚  ←欢迎去找这个家伙玩or谈人生
BUG大概有很多,不要打我脸【痛

【TFA】【禁诈】My Only Weakness(END)

  谁也没想到,世界末日突然来临。


  赛博坦,这个在宇宙中生存了几百万年的星球终于迎来了它的终末。一切仿佛是在一瞬之间发生的,光从星球的表层开始消失,从行星的内部发出雷鸣般的爆破声,那些光点消失的轨迹如同死神的手一般掐住了赛博坦的最核心部分。然后,就连那核心处最耀眼的光辉,也随着一切声响的消失而熄灭了。于是无数的赛博坦生命开始逃离母星,造型各异的飞船被推入宇宙的各个角落,飞船发动机尾焰划过的痕迹在黑色的背景里像是一场浩大的陨星雨。描绘出一幅生动的,有关于生命体从母星上脱离,剥落以及彼此分离的哀苦画面。


  不过Swindle并不为此感到悲伤,母星的死去给他带来的打击可能还比不上一单生意被搅黄——只要那单生意牵涉的金额足够让他的光学镜冒出比平时更加明亮的紫光,我们就可以毫无疑虑地说,噢,瞧瞧这单有趣的生意,它对这黑心商人来说比赛博坦更加有价值呢。


  他本来就不是个有乡愁情怀的人,他漂泊得太久,久到他已经不是很在乎自己身在何处了。当然,也不是经常会有别人在意他身在何处的,除非交易时刻。是的,交易,军火商人喜欢这个词,那意味着更多的金钱,更有趣的设备,以及令他感兴趣的任何东西……这个实打实的利己主义者几乎可以为了上述内容抛弃任何原则。


  所以在母星死去之后,他甚至没有为此哀痛哪怕三个天文秒就接通了一个商业伙伴的私人通讯频率:“如果你同意的话,我希望可以租下你的飞船——大概二十个周期左右,你在这期间还是可以使用它,我只要求使用仓储功能。当然,如果你愿意在悠闲的时候当个司机的话,我不介意加点价钱。”


  “哼……Swindle,也许你需要一点寒暄来降低我对这件事的估值。”


  “我们都是商人,好吧,某种意味上,所以我觉得我们之间不需要这么多客套了,Lockdown?”


  赏金猎人在频率的另一头沉默一会儿,发出了一声奇怪的哼笑,似乎是觉得他的军火商朋友讲了什么有趣的笑话似的:“确实,既然你如此熟悉我,我们就来确实地谈谈价钱好了。”


  这个单子的价钱到最后也没能让他俩中的任何一个讨到好处,不过也不见得有哪一方对数值特别不满。这是当然的,毕竟作为一个商人,Swindle很清楚对方的底限在哪儿,Lockdown也是如此。他们谈妥了价钱,就把军火贩子那堆五花八门乱七八糟奇奇怪怪的收藏品搬进赏金猎人的飞船舱里去,这可真是一项累人的工作。怎么说好呢,你该想像一下十几根高密度合金钢材,三十多组尚未拼合的能耗降调器,四五十桶高滤油以及更多零零碎碎的小玩意儿堆叠在一起的恐怖场景。和赏金猎人不一样,军火商什么都卖——这是一个优秀商人应有的素质,起码Swindle是这样的。


  他们几乎费了九石油兔子二涡轮狐狸之力把这堆东西搬到船上去,可算是没落下任何一个有价值的小轴承,不过Lockdown已经有些后悔同意这单交易了。


  不过当他看着军火商一脸惬意地刷新了几下光学镜,仿佛毫无戒备地躺倒在舱室的地上,展开双臂,不知道是对着满架的零件还是对着赏金猎人发出满足的感慨时,又有些对这单生意感到快乐了起来……好吧,估计这个武器贩子所有的身家现在都在这艘船上了。


  军火商就那样平躺着,从发声器里拿出一个低沉的陈述句,因着他特别的语调,竟像一首经年已久的颂诗。


  ——现在,你是我唯一的弱点。


  END


评论 ( 5 )
热度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