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外

吃拆不吃逆,别问为什么【。

© 荒外 | Powered by LOFTER

【TFP】【声救】求而不得二重奏(1st other)

【TFP】【声救】求而不得二重奏(1st other)

本回为篇外内容,时间点为正篇内容结束后,全篇拆,阅读慎重。
本文其余内容相关请搜索声救TAG——来自冷CP的自信。
说实在话,虽然是机体拆,但是我并不建议任何人真的在脑内设想这个画面——为您的笑点着想XD

【TFP】【声救】求而不得二重奏(1st other)
1st other_Sounds stop(声音停止)

      没有任何一个赛博坦生命会认为确认关系之后进行这种行为是不符合CPU运算解析程序——简单来说就是逻辑——的,但即使如此,Ratchet的CPU也对现在的情况有些数据溢出的症状……最起码基于他自身的猜想,大概是这样。

       或者说,至少直到两派停战,Megatron那个老炉渣把Soundwave塞进博派基地之前,他都没有对现在这种情况做过任何设想,毋庸置疑,一点可能性都没有,无论是个体状态,还是正在执行中的事件,甚至于执行这件事的对象,没有任何一方面是正常的,可是他又没有任何理由说这是不正常的。

       闪烁着紫色发光信号标识的导线收容管缠绕着他的腿部装甲,其中一只甚至放肆地把末端的细小软质管线伸进了护膝和膝部转动关节的缝隙里,这使Ratchet感受到一股诡异的数据流冲进他的情绪模块里……要明白,会造访那种缝隙的往往只有风和灰尘,而即使不是那些东西,也绝没有人想到会有个硅基生命体把自己的肢体末端伸进去。

       他的对接面板已经打开了,不管是被动还是主动的。那些泛蓝的内部发光线路因为机体所受的刺激而变得更加明亮,而他的逻辑模块,很抱歉,那东西现在好像并不是很想听指挥。

       ——是的,他没有任何理由说这是不正常的,因为他已经沦陷其中。

       至于那个在这种事情上手段堪称恶劣的硅基,也不会有人想到他的名字是Soundwave。可是千真万确,他就在那儿,居高临下地看着Ratchet,甚至还有余裕在扩张对方接口时播放一些合情合理或不合时宜的音频文件。

      “——放松。”

       很显然这句话非但没让不知道多久没有被使用的接口变得更容易打开,而且还让接口的所有者整个机体绷紧了一瞬,幸好情报官的指部甲在狂派成员里还算是比较光滑的类型,否则后果恐怕不会是传感节点受刺激这么简单了。

       不过这也正是Soundwave想要的——我是不是刚刚说过他在这方面的手段堪称恶劣?

       也许他更希望伴侣的接口里出现能量液——不管是管道破损溢出的,还是被外部送入的——而非润滑油呢。

     “如果你再,在这种时候播放Optimus的,额啊……波形的话,我就,嗯……”很遗憾,混合着排气扇换气声和发声器被动卡顿的威胁毫无效力,起码在被威胁方听来如此。于是被威胁的情报官饶有兴致地播放了另一段音频文件,他可能开始有些喜欢上这种恶劣的调情手段了,如果这真的算调情的话。

     “……你就怎样?”

       可惜这段来自于Knockout的音频文件还没能播放完,博派的军医就奋力坐起,他急促地喘息着,几乎整个机体都扑在了情报官身上,并且十分快速地把手伸到情报官的机体背部,做了个动作。

        瞬间的寂静。

      “……我就会,嗯,关掉你的发声器……呵,知道做开关保护层的重要性了吗……”

       他得逞了,橙色音频接收端掉了漆的铁层部分映出情报官黑色的面罩,明明没有任何表情却硬是让人觉出一种冷漠的意味,不过那是在这之前的事情了。

       被外部中断了发声器运作的情报官沉默不语,Soundwave缓慢地抬起左手,试图伸到自己的背部打开那个外部控制键。但是他再一次被制止了,噢,不要误会,这次可不是军医的专业优势问题。

       Ratchet十分艰难地挪动着头部,直到确认自己可以完全地把头部靠在Soundwave的肩甲上,然后他抬起手,费力地把情报官的面罩推移开了一半——他已经没什么力气去摁下面罩弹收钮了,尽管那东西效率比较高,但是,但是……还是留到下次吧,恐怕情报官本身都不知道一次机体检查会暴露多少外部控制装置……

       他甚至有了一种连自己的思维数据流都在因为对方的触摸而卡顿的错觉——也有可能不是错觉。

       他在情报官的半边唇上印下一个几乎毫无深情的吻,情报官深红色的光学镜转动了一下,以一种玩味的表情看着他。

       这个博派医生的情绪波动里居然出现了得意的情绪,而且如此地——

     “现在……给我进来。”

       这句话几乎就贴在情报官的音频接收端表层上被说了出来,夹带着字词间黏连的颤音,掺杂着欲求,并附着一些微小但不可忽略的命令式语气。

       如此地——有趣。

       狂派的情报官简直就快要笑出声来了,为这位似乎没有明白情况的军医,也为了对现在的情况产生兴趣的他自己。

      “……如你所愿。”

END

最后的最后,做一个无奖问答吧【。
papa最后那句话,用的是谁的音频呢w?

评论 ( 4 )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