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外

吃拆不吃逆,别问为什么【。

© 荒外 | Powered by LOFTER

【TFP】【声救】求而不得二重奏(4th)

【TFP】【声救】求而不得二重奏(4th)


前文请搜索声救tag——来自冷cp的自信。

因为写tfp设的papa,ooc几乎是必然的【所以就不打ooc注意了【。

以上,码字就像挤牙膏。


【TFP】【声救】求而不得二重奏(4th)

4th_Exit Sub(VB事件中途跳出)


  Soundwave在博派基地待了不久就脱离了被防备的状态,各方面意义上——只不过虽然没有谁防着他,但也没有谁特别热情地对待他,这是很合乎逻辑的情况,毕竟在不久之前他们还打得不可开交,从残破机体里溢出的能量液可能比一个正常赛博坦生命一生中消耗掉的还要多——那就是战争,他们彼此伤害,并且因为彼此带来的伤害而得到更多的伤害……


  但——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Ratchet听到自己的主排气管里跑出一声无意义的叹息,是的,他并没有主动要发出那声响,他只是被动地听到了这声音,没有任何主观情绪倾向,他只是下意识地这样做了而已。


  “你需要休息。”Optimus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但很显然发出这声音的并不是Optimus本人。


  “……Soundwave,”Ratchet用一种在他自己听来也十分意味不明的语气说,“我希望你可以用你自己的发声器表达意见,而不是对现有的音频素材进行二次利用——过长时间弃置容易使零部件生锈,尤其是类似于自主发声器的精密部件……不要告诉我你已经把它卸除了。”


  “你要知道——一切皆有可能!!!”


  Starscream狂喜的呼声响彻博派基地,这件事情真是太可怕了,甚至直接把刚开进基地的黄黑涂装肌肉车吓得立马变形,更令人心惊胆战的是年轻的侦察兵在变形时不慎把他的人类朋友甩了出来。


  幸好Bumblebee还是很顺利地接住了Raphael,不过,不过可怜的Raphael仍旧没有摆脱命运的束缚,这一点从他那即将从高空中落地然后粉碎的眼镜身上可见一斑——假如没有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突然窜出来保护它的触手,恐怕它已经确确实实地遭遇传闻中的粉碎性打击了吧。


  “……谢谢。”


  Raphael小心翼翼地从Bumblebee的指缝里伸出手,接过被缠在几根软质管线中间的眼镜,老实说那些摇来晃去的细小管线看起来实在不像是什么友善的东西。


  当眼镜被取走时,软质管线圈层外部的三只钩状钢突然向内收缩了一下,又在夹住人类的手之前弹开了——尽管如此还是把Raphael惊了一惊。


  “那只是个通常反应,Raphael……就像Bumblebee的光学镜外轮经常会来回转一样。事实上,假使那种结构做出没有确实目标的抓握动作,根据反作用力原理受损较大的对象将会是它本身。”


  Ratchet一边这么说着,一边从Bumblebee手里接过Raphael——顺道把刚才他手疾眼快卡进侦察兵手部武器转换关节的扳手拿出来,所有人都该庆幸老医生在使用扳手这件事上的熟练度足够高,否则在那一瞬间接住人类的恐怕会是一个充能完毕的能量手炮。


  Soundwave收回了他的触手,长长的导线收容管在地面上拖行,发出一点细小的声音,像是蛇穿行过草地,或者齿轮互相啮合时碰撞出的细碎声响,这种细小的声响不会对谁产生特别的影响。哪怕是对于一个刚刚受到了一点惊吓的地球本土生命体而言,这也十分地微不足道。


  “Jack和Miko呢?”


  “我想他们今天可能会迟点来,”Raphael从他的书包里掏出一台笔记本,“Miko在学校惹了点小麻烦,至于Jack,也许他现在更需要一点汉堡王订单来抵抗他妈妈对他的经济制裁。”


  “Miko的小麻烦……我大概已经可以想像到Bulkhead的表情了。”


  “不要嘲笑小孩子,即使你和他们相差无几,Bumblebee。”Ratchet头也没回,甩给前不久才修好了发声器的侦察兵这样一句,虽然他大概也清楚,能让Miko这样的闯祸精迟到的“小麻烦”,估计也不会有多“小”。


  从客观角度来说,Soundwave没有参与这段谈话的原因可能是他没有储存适用于这种场合的音频文件,也有可能是因为他本身就没有参与谈话的意愿,所以也不屑于剪拼出一段幽默风趣的波形来参与谈话——至于使用他本身的发声器,虽然博派医生希望他可以这样做,但这根本就不在他的CPU解析范围内。不过实际上,从Soundwave的主观角度来说,他之所以不参与谈话,是因为不希望干扰目前情况下的趣味性。


  如果你也能听得到硅基生物火种的情绪波动的话,你就会知道一个实际上自己也有点心惊胆战的老医生强装镇定安抚一个小碳基的场面,是多么有趣了。


  霸天虎的恶趣味,不过比Starscream那种直接说出来的类型要好得多。


TBC


评论 ( 4 )
热度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