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外

吃拆不吃逆,别问为什么【。

© 荒外 | Powered by LOFTER

【TFP】【擎救】Free time空闲时间(END)

《Free time空闲时间》

  群内的点文desune,食用愉快desune,总而言之就是这样de,desune!


CP:OPR(TFP)

点文:假设最开始到达地球的只有老救和柱子的日常生活

前注:如果有BUG的话请不要打我脸ry【肿肿



《Free time空闲时间》


  时间是不知道他们来到地球后的第几个太阳系主恒星循环,是这个主恒星循环的第一百三十七个行星自转循环,是Ratchet和Optimus相识的第……几个循环?Optimus已经记不清了,这倒算是正常的,毕竟这种时间跨度实在是过大了些。


  他们已经有很久很久的交情了。


  Ratchet从角落里拖出来一个轴承,把它装进半完成态的操纵台里,旋转了几下,用另一只手拉下了操纵连杆。从操纵台体内部发出一阵嗡嗡嗡的运行噪音,医生用自己的光学镜注视着这个几乎完全由碳基铸造的零件堆叠起来的操纵台,以防它出现什么意料之外的故障——在此之前这个可怜的操纵台就已经因为各种各样的故障报废过很多次了。


  很好——这次应该——


  “嘀——”


  它的运转噪音停止了,从医生在台体外壳上临时制造的换气装置里排出一小股热气,像是什么失望的叹息,又仿佛是什么对于可怜的老医生的嘲笑似的。


  “我早该知道这个处理器不能和这种转动装置兼容……它缺失的信息调整线路太多了。也许我应该给它增加几条外接线,不过在此之前恐怕需要拓展几个简易端口才行……噢,这个星球的本地生命体到底会不会制造晶体管……”


  Ratchet烦躁地碎碎念着,再一次把操纵台的外壳整个拆掉,从一堆集成电路板里拿出那个不停地闪烁着指示灯的主处理器——很显然它并不是这个星球的本土生物制造出来的。


  他正絮絮叨叨着,就听到有脚步声从他的背后传来。


  “Optimus?”


  高大的红蓝涂装机体不紧不慢地走到他身后,递给Ratchet一把扳手。


  他什么都没有说。


  可是Ratchet知道对方在希望着什么。他一直都很清楚,领袖需要的是什么。


  “抱歉,我可能把它想得……太简单了些。”


  “你可以的,”领袖露出一个简洁——仅能用这个词的笑容,“Ratchet。”


  在Ratchet迄今为止的“生命历程”中,Optimus的笑容恐怕是他记忆储存体中还能读取出的内容里面甲传动装置启用最少,传递出的意味却又最微妙的一种笑容了,不过对于Ratchet而言,“微妙”这个形容词在这里所表达的含义可能更大程度上在于“妙”的部分吧。


  无论如何激烈的恋慕,在发酵过后总是会变成平淡的水波——时而漾起几丝涟漪,却又在倏忽间就回归平静,可是又没有任何人能够忽视在那水波之下隐藏着的被岁月打磨成柔软细沙的爱情。


  我是不是忘记告诉你他们的关系?不过我想现在你应当有了明确的认知——从恋慕这个词被诉诸于口开始。

  

  诚然医生绝对不会自己说出这种话,领袖也不会,何况实际上也没有特地对谁说明的必要性,那些柔软的沙仅为他们自身所知晓即可,那些平淡的水波也只会在他们自身的意识体内流淌,那不是类似于能量液清洗液或者电解液的什么维持生命信号的必需品,不过只是一种意识信号罢了。


  可是,可是……没有任何生物能够否认它对于任何个体生命的重要性。


  “啊……是的,这对我来说很简单。”医生举起了那个扳手,虽然不是他常用的那个,好歹体积相差不大……天知道Optimus到底从哪个地方扒拉出了一把赛博坦通用大小的地球扳手。

  

  他在技术方面的贡献恐怕是他能做出的唯一回报了,可怜的医生并不是一个作战单位,这也意味着他在大部分时候是不需要上战场的——尽管战争在他的伤患们身上留下的痕迹往往狰狞得就像为他亲眼所见一般。

  

  他要努力地工作下去。

  

  Optimus看着他举起那个扳手,什么都没有说,转身出了基地。

  

  什么都不用说。


END


以及广告时间:634192379←擎救群【

评论 ( 9 )
热度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