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外

吃拆不吃逆,别问为什么【。

© 荒外 | Powered by LOFTER

【TFP】【声救】求而不得二重奏(1.st)

【TFP】【声救】求而不得二重奏

 

前注:

停战背景,本文MOP既定前提,声波读芯者设定有,作者本质是博爱的all救喜好者,无cp洁癖,作者没看过剧场版,本文涉及有威←声/擎←救情节。

本文的写作契机大概是【当最不可能通敌的两个TF通敌了的时候(不是)】【暗恋着自己暗恋对象的对象的TF变成了自己的对象(什么绕口令)】【我爱的不爱我,你爱的不爱你,但是我爱的爱着你爱的(是绕口令)】

简而言之——等待并且心怀希望吧!【呸

 

【TFP】【声救】求而不得二重奏

 

1st_not null(非空,非空约束,必填,该字段不可存在空值)

 

——对于狂派和博派两边的顶头上司成为了“伴侣”这件事,两派上司的心腹有着不同的看法。

 

“——”

 

但是显而易见的事实是,Soundwave并不想说出他对此事的任何见解,即使是在如今两派停战的和平时期,他也依然保有着一个优秀情报官应当具备的所有资质,比如沉默是金这一条。而作为Optimus的至交好友,身为医官的Ratchet则并没有这种好习惯——他确实不曾担任情报官一职,而医生总是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假期愉快。”

 

自称已经两个轮子陷进火种源的前军医现民医扯了扯自己的面甲,给予他的好友一个比噬铁虫外壳漆色更加灰暗的笑容。

 

Optimus转了转自己的光学镜,给Ratchet的CPU留下了“我有些担心你”的单向推导情绪信号,然后这位伟大的领袖向外走去,他的“伴侣”正在等待他,虽然等待的时间并不久,但是对方的光学镜已经被面甲上半部的传动部件挤压出了一个很诡异的形状——用碳基生物的语言形容的话,大概就是“不爽”的表情。

 

“……我很高兴,朋友,你看起来很幸福。”

 

听到自己的内置通讯器传出这句讯息时,Optimus不敢保证自己是否在变形成载具的动作流程中停顿了一下。

他的朋友是个可靠的人,可是他太可靠了,以至于他显得不需要别人……当然,仅仅是“显得”而已,否则Raphael就没有机会变得像Ratchet了。

 

睿智的医生收了个聪敏的学徒,可是地球的科技水平总是在束缚着他们的思想进程,还不仅仅是这样,尽管赛博坦星人对于所谓“感情”并不怎么看重,但Optimus总是觉得Ratchet需要一个特别的对象来承托这种特别的情绪信号——并非像对于Raphael那样的纯粹友谊,而是一种更复杂的情绪信号,就像是Optimus和Megatron之间所产生的那种。

 

领袖卫队的同僚们对于领袖的这种想法大都表示赞同,也许是因为他们需要一个对象来替他们接受“I needed that!!!”和扳手砸击,又或者是他们觉得实在是需要一个对象来帮助他们抵御杀气腾腾的手术刀和超大功率火种起搏器的攻击。

 

只有两位成员对此展现了不同的见解,具体来说是一位——另外一位并没有说出具体的内容,而如果加上跳槽而来的前狂派医官的话,是一位半。

 

Arcee总是可以用与众不同的视角来进行她的推断,这次似乎也是这样。

 

“他也许曾经这样做过。”

 

Ultra Magnus,可敬的教条主义者模范,用他超乎寻常的CPU思考了一下领袖的提案,没有提出什么特别的意见——那是当然的,他又不怕手术刀和起搏器。最后那句话是Smokescreen说的,年轻的战士还是控制不好他的发声器运转频率,长此以往必将吃大苦头。

 

至于剩下的那“半个”,Knockout的发言是这样的:

 

“——我相信那位亲爱的Ratchet会很快找到你说的特别对象,尤其是在Lo……uh,Megatron发表了那种宣言之后。”

 

是的,大家都知道收到那条“宣言”以后向来爱护器械的老军医是怎样差点把操作台的连杆掐断的。

 

那根连杆比Jack和Raphael两个人的宽度加起来还粗。

而对于Ratchet本人,他在听到这个建议之后,似乎跟 Ultra Magnus一样对此并不反对,也不支持。

 

尽管如此,当时在博派基地中伺机逃出暗影空间的Soundwave还是“听”到了来自于博派医官芯中的一些负面情绪信号,虽然有些模糊,但确实存在。

 

而在此刻,此刻的时间线上,伴随着Ratchet发送的那句“我很高兴”,已经脱离了暗影空间的Soundwave十分确信,他“听”到了Ratchet的负面情绪信号,不甘,痛苦,绝望,以及在其中占据了最大比重的……迷茫。

 

就像是Soundwave本身经历过的那样,不过,他在这种负面信息中所待的时间并不长久,甚至可以说是很快就从其中脱离出来了。他十分熟悉那种复杂的负面情绪信号意味着什么,不甘的,痛苦的,绝望的,迷茫的——爱。

 

也许用这个词汇来形容他们显得过于情绪化而不理性,然而除了这个词汇以外,在赛博坦硅基生命贫乏的情绪信号形容词中,恐怕再也找不出什么东西来形容了。

 

TBC


评论
热度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