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外

旧坑撒土,争取日更,更新缓慢,关注慎重。

© 荒外 | Powered by LOFTER

假装自己是个声优厨的碎碎念

如果说喜欢神奈很明确是从库丘林开始的话,喜欢水岛的契机就很混沌了……是从哪个角色开始喜欢上的也完全不清楚,迷迷糊糊地就把这个声音记住了,水岛的声音我觉得算是比较好分辨的类型,主要是听的时候会感觉是“包住的”,神奈比他还好认……就是工作和日常向的声音差太大了偶尔会造成一些麻烦,水岛基本上大部分角色配音还是比较接近本音的(本音参考夏洛特web radio)

神奈就……日常向声音会比较瘪,尤其是情绪变化大的时候(大概就是那种,声音突然和实际年龄合拍了起来的感觉【住口),语调平稳的时候音色还比较圆滑,但配音的时候多多少少都有点哑,感觉像在喉咙里磨什么东西……不过黑狗和曹丕之类的低音基本没这个毛病,可能他...

补充前篇脑洞,隐声优梗注意


尽管是两人的偶像组合,但是经常会有个人和其他人出单曲的情况,考虑到他们之间关系不怎么样,公众对此也基本是司空见惯的状态。

但是平时讲话风格比Archer糟糕得多的Lancer,是不唱小黄曲的【。

相反,Archer倒是经常和别的歌手一起发谜样曲

实际上是老妈子拒绝汪酱出小黄曲,而汪酱觉得老妈子唱唱也无所谓……有得听就算赚到?

“反正我让你唱的话你是绝对不会唱的吧——工作比我更重要的意思咯?”

不过,虽然对于红茶来说工作确实比汪重要,但是他是不介意给汪唱那种歌听的——反正挨日的又不是他【喂


一起写歌的话,基本是汪酱写曲红茶写词的状态,汪酱会弹吉他耍帅,不过经常因为曲...

脑洞

脑洞,不知道会不会写|・ω・`)先放着吧

爱豆路paro的弓枪,倒霉组合,人气不错,不卖男友人设所以在一大堆偶像团体中显得有点奇怪(某种意义上反而增加了人气),假名出道(但也没有特地把真名藏着掖着,所以粉得久些的粉丝差不多都知道他俩的本名),毒唯粉奇多,为数不多的团粉全是CP粉,别家偶像组合上节目都是谈组合的契机啊啥啥啥的,洋溢着(先不管是不是塑料的)温暖,而这俩上节目是……

库丘林:大家都知道我们关系不怎么样,事实上我也很好奇为什么时至今日我们还没有解散,另外一提上次的新闻确实有点假——是我把Archer打到左手骨折没错,但他食物中毒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主持人:哦……那Archer这...

(σ′▽‵)′▽‵)σ二零一九,继续吸狗【???

【广义弓枪】焦糖狂化死牙兽(5)

【广义弓枪】焦糖狂化死牙兽(5)


  到Berserker再一次跟Alter面对面交谈的时候,离上一次“送花事件”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中场休息之所以这样长久,恐怕不仅仅是因为Berserker对那束花的反应过于诡异,大概也有他的哥哥们从中作梗的成分。

  

  而在这之中反应最为强烈的是Caster,这个平日总表现出最沉稳样貌的大哥在有关于弟弟们的事情上总会变成——对,就像Alter说的,一副“大家长”的样子。

  

  “‘如果他对你做了什么的话,一定要告诉我’,Caster是这样说的。”

  

  “……哈。”Alter对这句毫无语气波动的复述报以冷漠多于尴尬的气音。...

黑泥

其實我特別討厭把自己的成分帶到圖或者文裏面去……別說“我如何如何”,哪怕措辭里有一點描述“自己”的私心我都會刪掉,免得日後回顧時羞恥到想找個縫鑽進去。

對CP的想法就是,我想看他倆談戀愛或者別的互動,但這件事跟“我本人”肯定一點關系都沒有,也不會把自己或者任何對劇情無意義的原創角色塞到同人故事裏,我覺得這對於原作的冒犯太嚴重了。

所以對於某個角色,顯然,我不會說“我想如何如何”,而是“想看他如何如何”,和他互動的人肯定不會是我自己,也并不存在把我的意識嫁接到某個角色身上去的成分——最起碼我盡力地避免這一點,那顯得很不尊重角色。


另外我也很討厭除了盾咕噠盾以外任何有關於咕噠和從者的CP。能接受...

【TFA】【禁诈】你是我的梦想(End)

点梗机命题,一发完紧急摸鱼

没带脑子,短,还OOC

均可接受请下翻


【TFA】【禁诈】你是我的梦想(End)


“我有一个梦想,”Swindle说,“赚很多的钱。”


为此他需要顾客,顾客就是钱,顾客就是梦想,钱多就是好顾客,人傻则更是锦上添花。Swindle最喜欢的就是人傻钱多的好顾客,何其有幸,他还真遇到了这么一个。


像Lockdown这样的好主顾真是很难找的,即使在赏金猎人这样的行业里,他也算得上富裕,更何况他和别的客人不一样——他算是只认Swindle这一家的,名副其实的老主顾,无可取代,别无分号。


所以Swindle也乐得做他的生意,什么乱七八糟的需求都不在话下...

把最近的发一下……p1抽奖点图的总司,p2自家崽子,p3炽总家崽子,p4王马小吉【

均请勿私用

【广义弓枪】焦糖狂化死牙兽(4)

【广义弓枪】焦糖狂化死牙兽(4)


  把时间线拉回到现在吧,尽管处于Alter的监视下,但Berserker并没有感受到人身上的不自由,该怎样还是怎样,起床,吃Caster做的差强人意的早饭,看Prototype日复一日地赶在安全线前一秒冲出门去……

  

  只是这个场景之外总是多出一个黑皮——Alter总是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学校,街道,电车,甚至群架现场。

  

  虽然他几乎不干涉Berserker做任何事,做笔记,吃午饭,上课睡觉,甚至于和同校或者不同校的不良学生斗殴。

  

  “……所以他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Caster听到Prototype这么问的...

【广义弓枪】焦糖狂化死牙兽(3)

【广义弓枪】焦糖狂化死牙兽(3)

  以目前的状况来说,Berserker是一个学生,从学生身份而言,他不算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个体,病症没有给他以智力上的变异,而与红色瞳孔一道并列为家族特征的好斗因子在他身上显露得也不够明晰——这是和Lancer以及年轻时的Caster相比而言。

  

  事实上,Berserker并不畏惧与任何人进行物理意义上的搏击,与此同时他也不热衷于此,也许是由于不得不控制情绪的病症,又或者是因为他自身的性格缺陷,总之他对斗殴一事兴趣缺缺……尽管他在学校众多不良学生里也算得上百战而无一败的传奇人物。

  

  这大概也是家族传统的一部分。

  

  Caster...

1 / 11